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塞上江南”的少数民族戏剧盛宴

吴艳

2010年07月30日17:19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塞上江南”的少数民族戏剧盛宴
  



  7月24日,在有“塞上江南”之称的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圆满结束,来自内蒙古、吉林、山西、浙江、江西、云南、广西、甘肃、青海、宁夏等10个省(区)的12场演出,为观众献上了一场戏剧艺术的盛宴。白剧、满族新城戏、彝剧、畲族山歌戏、壮剧展现了少数民族戏剧艺术独有的文化魅力,而京剧、二人台、花灯戏、秦腔用其经典的艺术形式演绎了少数民族题材的历史剧和现代剧。

  经评委会评选,吉林省松原市满族艺术剧院的满族新城戏《洪皓》、宁夏歌舞团的舞剧《花儿》、青海省戏剧艺术剧院和浙江京剧团共同打造的京剧《藏羚羊》、江西省鹰潭市艺术团的畲族山歌戏《七彩畲乡》、宁夏银川市秦腔剧团的秦腔《庄妃与多尔衮》获大戏金奖;广西壮剧团的壮剧《天上的恋曲》、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民间歌舞剧团的二人台现代剧《花落花开》、甘肃省歌舞剧院的音乐剧《花儿与少年》、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的二人台《巴雅尔与大花眼》、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剧院的白剧《洱海花》、山西京剧院的京剧《五台圣境》获大戏银奖。另外,云南省玉溪花灯剧团参演的花灯小戏《冤家·亲家》、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民族艺术剧院的小彝剧《摩托声声》获得小戏金奖,小戏银奖得主是云南玉溪花灯剧团的花灯小戏《一对羊》、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民族艺术剧院的小彝剧《慕勒祭爹》。评委会还评出多个组织奖和编导、作曲、设计等单项奖。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由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等联合主办,第一届于2007年在山西大同举办。(图片由参演院团提供)

  历史剧,演绎百姓心中的历史

  满族新城戏《洪皓》以南宋使臣洪皓议和为背景,讲述了洪皓被困冷山十余年依然矢志不渝,潜心传播中原文化,为促进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与融合作出积极贡献的故事。该戏控诉了战争与动乱带给人类的痛苦,表达了人们渴求“无争无战不相残,快乐安然”的和谐社会的美好愿望。

  《洪皓》的导演孙丽清属于满族新城戏最早的一批演员,据她介绍,满族新城戏于上世纪60年代初诞生于松花江畔的鱼米之乡扶余,是独创的地方戏曲剧种。其声腔以流传在扶余民间的说唱“八角鼓”和曲牌音乐为基础,并不断吸收满族民歌、汉军旗香太平鼓音乐和清宫舞乐逐渐发展而成。孙丽清说,满族新城戏想要区别于其他民族的剧种,必须要有满族的特色。当时设计新城戏动作时采用了满族图腾之一——“鹰”的一些动作、姿态,为女性角色设计的则是满族传统的“鹤步”走步形式,还有萨满的腰铃舞的动作。

  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会长谭志湘介绍,《洪皓》很有满族特色,但在第一届少数民族戏剧会演中的表现并不理想。经过3年对剧本、戏剧音乐、表演细节等的改进,《洪皓》已经成为在各方面都比较出色的少数民族戏剧剧目。

  秦腔《庄妃与多尔衮》展现出庄妃在权势和爱情矛盾中的挣扎与斗争,表现了庄妃特有的女性智慧。剧中主演,同时也是银川市秦腔剧团的团长柳萍向记者介绍:“这是第一次用秦腔来演绎清代戏,我们选择了庄妃这个人物,是因为老百姓很熟悉并喜爱这个人物。《庄妃与多尔衮》是我们团的原创剧,前后花了几十万元。对于一个依靠农村市场生存的剧团,这意味着要有上百场艰苦的演出才能收回成本。但我们能守住清贫,再难我们也会继续坚守住这块阵地。”

  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副会长孙德民评价柳萍不仅是用动作、唱腔来“包裹”庄妃这个人物,更是用心在演绎。《庄妃与多尔衮》在服装、舞美和灯光等方面虽不是很出色,但中国京剧院院长吴江认为,正因为他们是个小剧团,没有更多的资金用来包装,而是把最大的精力放在了表演和细节上,才使舞台表演有了灵魂。

  《洪皓》和《庄妃与多尔衮》都是历史剧,对于这类题材应该如何演绎历史,专家们给出了各自的意见。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刘文峰认为,历史剧应把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结合起来,从人物的性格出发,安排情节和戏剧冲突。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董德光则强调,历史剧不要局限于历史考证,要诠释老百姓心中的历史,“有时候一出戏在民间流传已广,戏剧人物已经深入人心,可以说戏剧中的‘历史’超越了真正的历史”。

  [观点]

  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期间,戏剧界的专家学者与参加会演的院团领导、导演就少数民族戏剧保护与传承发展的议题进行了研讨,提出了各自的观点与建议。

  谭志湘(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会长):

  少数民族戏剧剧团有独特的少数民族文化资源,因此要坚守自己的文化,同时吸纳其他可以利用的文化资源。专家在介入少数民族剧种创作时,首先应该学习、了解少数民族的文化,不要把我们的东西强加给他们。再者,少数民族戏剧需要更多的自我宣传。

  秦华生(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副会长):

  要保持少数民族戏剧的品格,我认为不论是少数民族编剧还是汉族编剧,对少数民族的价值观、审美观、人物心理都应该有足够的把握。 现在有些戏细节不够鲜活,还有假、大、空的情况,说明编导深入生活不够,要像前辈那样,与群众同吃同住,体验生活。

  康式昭(原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司长):

  少数民族戏剧改革是用改革的手段来达到保护少数民族戏剧的目的。有些地方的改革并没有使少数民族戏剧得到保护和发展,也没有实现人民群众的文化权益,只是一味为了赚钱。市场经济下如何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戏剧,我认为要让剧团拥有自主权、报酬权,还要有面向观众和市场的营销机制。

  吴江(中国京剧院院长):

  目前戏剧的境况不够好,属于小众文化。但是我们戏剧界的艺术工作者精神状态饱满,很投入、很执着,我看到了他们对戏剧事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对我们从事的事业要有信心,要热爱和仰视先辈留下的光辉遗产,否则学习他人可能变成单纯地模仿,吸收变成改变自己的文化特质。不要一味追逐所谓的“时尚”,要保有自己的文化特质和文化的“根”。

  要培养少数民族的编剧、导演、演员,不要迷信所谓的大导演、名演员。每一个少数民族戏剧剧团都应该有自己特有的、打得响的剧目。

  要培育市场,各方媒体应给予少数民族戏剧更多的关注和宣传。剧团可以做一些普及性的演出,让观众了解戏剧的魅力和内涵,唤起全社会对戏剧的热情。我相信戏剧是有它独特魅力的,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和创新后,是可以被现在的观众接受和喜爱的。

  杨建国(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副会长):

  少数民族戏剧存在向话剧、京剧和歌舞剧发展的问题。向这几个艺术形式学习是可以的,但不可以照搬和一味模仿。另外,有些戏剧剧目堪称大制作,剧团间也互相攀比,比舞美、道具、灯光。我认为,应该按照戏剧本身的需求去操作,不要重表而不重本。

  少数民族戏剧的保护与传承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把所有剧团推向市场是不是太简单了些?这样可能会导致一些剧团和剧种的消失。政府需要保护一些在市场上不占优势的优秀戏剧剧种。

  刘文峰(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

  生活方式的变化带来戏剧生存环境的变化,带来戏剧的生存危机。为避免趋同化,需要保护少数民族戏剧的特色——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需要制定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法律法规。

  李悦(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秘书长):

  少数民族戏剧发展离不开剧团,应该走业余剧团和专业剧团共同发展的道路。业余剧团主要满足广大农村地区群众对戏剧艺术的需求,专业剧团培养后备力量,指导业余剧团。

  裴福林(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主任):

  目前,少数民族戏剧剧种在我国200多个剧种中占1/10,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给予了保护少数民族戏剧剧种一个好的契机。少数民族戏剧的传承需要人才,要重视培养地方自己的人才,要靠老一辈和年轻一辈的戏剧艺术工作者共同努力。

  王志洪(原宁夏话剧团团长):

  让更多的观众欣赏和了解少数民族戏剧很有必要,但是想让所有的剧种都走向全国似乎不太现实。每个少数民族戏剧剧种都有一定的产生区域和观众群体。少数民族戏剧的根在民间,应该服务于民间。受到观众欢迎和喜爱的剧目,就是一出好戏。不用什么剧都“做大做强”,草台班子也可以有好戏,也能出名角。另外,少数民族戏剧应该起到宣传民族团结的作用,应该表现少数民族的精神风貌和民族和谐发展。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