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王搏:永不放弃希望

吴艳

2010年08月27日13:2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王搏的新书《永不放弃的希望:镜头中的西部代课教师》在7月底出版了,书里的图片是他2005年到2007年以来走遍甘肃、宁夏、陕西、四川、青海的大部分贫困地区,用镜头记录下的一个个西部乡村代课教师活生生的日子。书中记下的每一位代课教师,温饱未足但仍坚守在基础教育最贫乏的山乡僻壤,尽管有困苦有无奈,但从没有放弃对未来的希望。

  之前王搏曾带着这些图片在很多地方做过展览,或是自筹经费,或是请朋友帮忙,为的是有人能关注和帮助这些代课教师。其实王搏从1989年就开始关注和拍摄西部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20多年来,他几乎踏遍了西部贫困地区的各个村寨。

  为了孩子殷切的目光

  王搏并不是摄影家,他只是甘肃天水的一名普通农民。1986年,他到偏远山区挖草药,遇到一个因家庭贫困上不起学的小男孩。“我帮不了什么忙,凑了120块钱给小孩的爷爷。小孩那种眼神一直留在我脑海里。”王搏想为这些失学的孩子做点什么,因为他也曾有同样的命运,他知道不能上学对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1988年,王搏在旧货摊上花100块钱买了一台“启诺”相机,开始拍摄失学的孩子们。

  从1989年起,王搏以纪实摄影的方式记录了3万余名贫困失学儿童的生存状态,自费举办了56次巡回影展。采取“一对一”的资助方式,创建了“爱心·王搏计划”网站,共使15860名学生得到资助。做到这些并不轻松,在西部,王搏耗尽体力、透支生命去拍摄和记录那些贫困山区里的真实生活和需要;在东部,他费尽心机以个人微薄的力量搞影展,募捐助学。王搏还清晰记得刚开始时的艰难,“我拍的图片报纸都不要,没人登。为了发表这些照片,我专门去过几次兰州,也送礼、请客,但还是没有刊登。后来我就想,只要自己还能挣钱,就坚持拍下去。”王搏那时在麦积山的旅游旺季给游客拍照片,淡季的时候就回家干农活,能挣回胶卷钱和上函授学院的费用。之后,一次无奈之举让王搏开始了自办影展的道路。“一天,我把拍来的照片挂在家附近的树上,夹在土墙上。路过的人都会过来看看,说什么的都有,让我有了自己办影展的想法。”王搏从此走上了艰难的自办影展的道路。

  只要有朋友联系到免费的场地,王搏就会不顾辛劳赶过去。为了省钱,他经常睡在借来的场地里。有时临时有变,他就只能白辛苦一趟。而很多时候影展只能在街头、空地举办,风吹雨淋是不可避免的。王搏觉得自己怎么辛苦都无所谓,只要每次有一两个孩子能得到资助,实现上学的梦想,看到他们脸上绽放的笑容,他就觉得值。“有一次在广州办影展,刚开始就有一个人要签定帮助5个孩子的合同。我当时控制不住,躲到门外哭了。真的特别感谢这些好心人。”

  为了代课教师的执著

  在拍摄失学儿童的同时,王搏也开始关注西部贫困地区的代课教师。2005年开始,王搏集中拍摄西部代课教师。随着政府加大教育经费的投入,我国教育的整体环境有了极大好转,但是,受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限制的西部教育,前景仍然不容乐观,尤其是乡村代课教师的生存状况。

  “支撑乡村代课教师精神的是执著的教育良知。他们放弃打工的机会,在农村师资匮乏的半个世纪里,奠定了教育的基础。正是这一群生活在贫瘠土地上的知识分子,为了下一代,坚守偏远山村,在年收入不抵公派教师月收入的困境下,举债考取中、大专文凭和教师资格,顶着巨大压力,艰难地维护着为人师表的尊严。他们执著教育,不仅仅是为了单纯转正,而是不愿意放弃自己、不愿放弃教育,更不愿意放弃渴望知识的学生。在教师队伍尚未健全的大山深处,教育需要这样一批农村教师!”王搏一口气说完,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拍摄中,王搏看到了一个个代课教师凄凉而感人的故事,他要使这些为孩子奉献的教师获得更多的尊重和帮助。

  甘肃省宕昌县韩院乡,设1所初级中学,4所完全小学,11处教学点,39名公派教师,24名代课教师。这些教师中,拥有大专以上文凭的6名,中专文凭的19名。2005年9月,宕昌县委办、政府办、人事局、财政局,将311名代课教师辞退,使师资匮乏的部分偏僻学校停课。韩院乡学区领导因教师紧缺,违规留下了乡聘的5名教师。

  34岁的张艳芳,是韩院乡高中学历的女教师,从1991年至2005年执教14年,总工资10800元,为了偿还修房子和供儿女上学的外债,丈夫去新疆打工。她既要种地又要教书,说到没有学费不得不放弃报考成人大专时,她哭了。

  韩院乡大沙坪42岁的陈志刚,执教20年。为给娃娃上课,每天徒步13公里,借贷2880元学费获得师范文凭。获得乡级优秀教师荣誉的他,在大山顶有两间草房。14岁的儿子小学辍学,抱怨父亲“没有本事供我上学!”只能外出打工。两年来,鞋帮缀满补丁、脚趾外露的陈老师,与全校203名师生,因学校塌陷,只能租借大沙坪的私人房子和牛圈上课。拥挤、阴暗、肮脏的“教室”,使相机无法正常曝光。

  这些只是王搏记事本上很少的一段文字,但却让人看到西部代课教师一张张渴望被理解与关注的面庞。王搏在各地办西部代课教师的影展,但他知道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无论是他,还是那些愿意提供帮助的好心人。于是他积极争取更多媒体的关注,与关心西部教育问题的NGO合作,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与王搏共事过的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王搏的精神让我们感动,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人来唤起全社会对西部贫困失学儿童和代课教师的关注和帮助,教师的相对稳定性是教育水平提高的一个保证。”

  每次孩子和代课教师给王搏的来信,他都会认真阅读,然后收藏起来。为他们的一点成绩和得到的帮助欣慰,也为他们尚未改善的教学、生存环境担忧。20多年漫长的拍摄和行走,虽然一路有好心人的帮助,但陪伴王搏更多的是孤独、冷眼、困顿和病痛。“有个信念一直支持着我,就是永不放弃希望,只要能看到一点希望,我就能坚持下去,不论有多困难。”王搏略带西北口音的声音平和却充满力量。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