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的碰撞

宋明

2010年08月27日13:2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凉山彝州论坛古彝文化探源国际研讨会上,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又一次撞出强烈火花,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成为众专家的热门话题。有专家认为,古彝人曾在成都平原住过,古彝文是开启三星堆之谜的钥匙。

  三星堆遗址作为一处距今约5000至2800年的古蜀文化遗址,是上世纪我国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它代表了长江流域当时文明的最高成就,有力地证明了中华文明起源的多元性,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凉山彝州论坛古彝文化探源国际研讨会上,与会的100多位国内外专家中,有七八位专题探讨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的关系,可见专家们对此问题的极大关注。

  上海专家:古彝文是解开三星堆之谜的钥匙

  出生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巫达,现为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上海大学文学院族群研究中心主任,他在学术报告《用古彝文破译三星堆巴蜀刻文》中认为,古彝文是解开三星堆之谜的钥匙。

  巫达认为,彝族文化与三星堆文化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越来越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原因有三:首先,地理空间的相近性,二者同处于中国西南地区。其次,三星堆自被发现以来,许多试图证明三星堆文化与中原文化同祖同根的假设不断受到质疑。越来越多学者倾向于认为三星堆文化是不同于中原文化、自行发生发展的古蜀灿烂文化。由于三星堆的许多文化现象暂时不能很好地解读,学者们把眼光转向了与三星堆在地域空间上更为接近的西南彝族文化。

  此外,把二者关联起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三星堆文物里发现了大量有规则的、类似于文字的符号。这些符号被称为“巴蜀图语”,它们与中原的汉字体系不—样,目前汉学界还不能很好地解读这些符号。在逐渐否定了中原汉字体系与“巴蜀图语”之间的关系后,学者们将目光投向跟汉字体系不同的彝文,试图从彝文中探寻解开三星堆文化之谜的钥匙。

  凉山专家:“彝族文化是破解三星堆文明的密码”

  凉山专家派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语言委员会彝族学者阿余铁日等为代表。研讨会前,阿余铁日又专程去成都三星堆待了几天。4年来,他已经去考察了10多次,心灵也越来越靠近三星堆。

  阿余铁日这次的学术报告是《古蜀三星堆文化与古彝文化关系考略》,他在会上提出自己的观点:“成都平原应是彝族先民生息和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彝族文化是解开三星堆文明的密码”。他认为最有力的证据是古文字,其次是祭祀、习俗等。

  几十年来,阿余铁日一直在研究和收搜整理古彝文典籍,是古彝文权威专家之一。2006年,他第一次到三星堆,看见三星堆文字便“特别亲,特别兴奋”,那些所谓的“巴蜀图语”仿佛就是他平时熟悉的古彝文字。2007年5月,他提出“三星堆遗址的‘巴蜀图语’是古彝文”的观点,引起世人关注。2009年10月,在四川省西昌市举行的“首届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探源学术研讨会”上,阿余铁日甚至认为:“三星堆遗址就是古彝人祖灵的二次安葬之处,其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和玉像即为古彝人的‘祖灵偶像’。”

  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文化体育局的安东走进三星堆时,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了古老的彝族历史,太多熟悉的文物让他感到震撼。为此他写了几本专著,虽然没有专家那样的专业思考和术语,但他代表了普通彝族对三星堆的感受和理解。

  成都专家:古蜀文明与古彝文化有亲缘关系

  三星堆位于成都平原,成都专家自然非常熟悉三星堆。四川省科协高级工程师钱玉趾对三星堆与彝文化关注许久,他的学术报告是《三件古蜀族文物铭文考释——兼论古蜀族与彝族语言文字的亲缘关系》。在研讨会上,他在现场对两种文字进行比较分析,令与会者有了非常直观的感受。

  钱玉趾认为,古彝族的势力曾发展到成都平原,并将古蜀族的一支融合其中。他选取属于蜀族的三角形铭文戈、张家碾出土铭文戈以及成都十二桥商代遗址出土的陶纺轮的铭文与彝族文字加以对照,发现二者有惊人的相似性:都是音节文字;都是宾语在谓语之前,形容词、指示代词、数词作定语时在中心词之后。由此他认为古蜀族语言与彝族语言有亲缘关系。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石硕依据考古材料、文献记载及民族志材料,对古蜀文明与西南夷的关系进行系统地梳理后认为,古蜀文明与西南夷之“彝”系人群之间存在密切的渊源关系。

  石硕认为,这种渊源关系主要表现于两个方面:古蜀文明是以西南夷为其地域及人群基础而成长发展起来的一种文明,并代表了此文明的最高成就;其二,秦灭蜀以后,蜀人曾发生过较大规模的南迁,而其南迁方向和区域正是今天的彝族分布地区。所以,古蜀文明与彝文化中存在大量共性,正是二者有深厚历史渊源关系的有力证明。

  石破天惊的是,有专家称发现了三星堆的后代,这是西南民族大学的学者贾银忠带来的研究成果——《发现古蜀三星堆王族后代——对当今鱼凫王族后裔的调研报告》。他在研讨会上展示了当今鱼凫王族后裔的图片,让人耳目一新。

  有学者认为,三星堆极有可能是鱼凫王族建立的早蜀王国的都城。贾银忠对至今仍然居住在四川境内的鱼凫王族后裔进行了调查研究,尤其实地考察了当地相关的古洞穴、古岩画、古文字(符号)、古墓、神木山碑皇城遗址、皇城后花园、大小庙宇和相关文物遗迹数十处,并获得当地“鱼凫支子”后裔的帮助,取得了他们夷、悦、夏三姓的族谱。

  贾银忠认为,他通过对鱼凫王族后裔族谱的研究,以及对夷都河“龙虎洞”、大坟岗、夷太平古墓铭文及相关文物的考证,证实了鱼凫王族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至今仍有700余名嫡系生活在“古马湖府”的境域(今四川省凉山州雷波县雷马屏一带)。从他们的族谱来看,他们自称“蜀族”;从他们先祖的名字“腊曲”、“腊朴”、“廷印”和图腾物“龙虎”等文物看,应该是彝族。

  虽然此次研讨会最终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但是与会专家的观点,为今后的三星堆文化研究和古彝族文化探源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并将进一步推动这两项研究的深入发展。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