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不应让历史遗产蒙尘

——写在大理唐代古城墙修复方案确定后

杨福泉

2010年08月24日14:4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核心观点:

  除了实实在在地落实我国早已出台的文物保护法等国家法律之外,国家对干部群众的爱国主义教育,其内容应该更为具体化和多样化,应该包括保护和珍惜自己的历史文化遗产、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应避免一些手中握有决策权的部门和人士,因为缺乏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意识,而使我们的历史遗产蒙尘,使祖先创造的文明的辉煌之光逐渐毁灭在我们的手上。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8月12日,在经过了3个多小时的论证评审后,专家及村民代表最终对214国道涉及‘龙首关’古城墙遗址走向及城墙修复方案达成一致。这使近一时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云南省大理市‘修路毁坏唐代城墙’事件,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该篇报道称:“虽然最终所确定的道路走向与原施工方向基本一致,但是,论证评审会的召开,代表了政府决策过程中民主、科学的态度,体现了过程正确和结果正确的辩证统一关系。”

  笔者一方面为大理市政府在古城墙被破坏后如何修复这个问题上广泛听取民众意见的开明态度,以及大理市民能有机会参与听证会表达意见而高兴。但另一方面,看到“最终确定的道路与原施工方向基本一致”的结果,笔者也有一种感觉,即原来媒体刊载“新建的公路将穿越古城墙而过”的那个计划,看来是难以改变了。显然,目前确定的修复方案是一种错已铸成,事已至此,经权衡再三后的无奈选择,这个“圆满的句号”似乎不太“圆满”。

  痛定思痛,笔者对这次大理唐代古城墙遭破坏的事件感慨良多。

  我国的不少政府决策部门、领导干部乃至普通民众,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自觉意识还相当薄弱,对作为构成自己国家古文明的诸多历史文化遗产并不珍惜,不当一回事。

  笔者去年参与滇越铁路的考察活动,就目睹了滇越铁路旁一个已有百年历史、且已经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法式建筑机车库,被一个属于铁道部门的公司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拆除。

  笔者虽然很不情愿将我国和外国进行比较,但在保护文化遗产方面,却又不能不举一些国外的例子。因为一个泱泱大国、文明古国,是应该有气度和眼光来和其他国家比较,学人之长,补己之短的。

  笔者记得2002年曾去瑞典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在首都斯德哥尔摩,一个热心的市民非常自豪地领我们去参观19世纪时的马厩和一些古老的房子,并详细地给我们讲解街道一角保留下来的一块古碑刻。

  美国建国的历史只有200多年,很多人常常对他们短暂的历史不屑一顾,但美国人对他们历史文化遗产的珍惜和呵护,却值得我们借鉴。

  2003年,笔者曾在美国西部考察,沿途看到美国政府对一些印第安部落村寨遗址以及对美国开发西部时的旧矿山、工场、民居等都精心地加以保护,并制作标牌,图文并茂地详细介绍这些历史文化遗产。

  而其他欧美国家以及日本、韩国等,在保护历史文化遗产方面也都做得相当不错。

  其实,对拥有“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头衔、本身就是旅游大市的大理来说,尚有幸存的具有1000多年历史的唐代古城墙是多么幸运的事!

  它是云南、更是国家的瑰宝。它不仅是不可再生、稀缺性的历史文化资源,同时也是很好的旅游资源。它对于吸引游客、提升旅游地的文化品位和含金量都非常重要。为修一条公路而如此轻易地使之受到程度较大的损毁,真是不可理解,更令人扼腕叹息。

  2009年7月,胡锦涛总书记视察云南时曾提出,要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云南省委也规划“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并提出了“两强一堡”的新发展战略,即建设绿色经济强省、民族文化强省、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桥头堡”的战略。

  笔者觉得,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其内容除了守好国门、维护边境稳定、大力推动云南和东南亚、南亚国家的经济贸易交流等内容外,还应该包括促进和对外展示云南的文化建设、促进国际文化交流,还应该体现云南在历史文化遗产、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弘扬等方面所做的工作。特别是需要在对待历史文化遗产方面体现出一个文明古国、泱泱大国的精神、风度、见识和具体的做法。

  云南这几年在展示中国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方面为国争了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给予了高度的赞誉,在海内外也产生了很好的影响。我们应该弘扬其精神和好的做法,使云南真正成为云南省委“两强一堡”战略中的“民族文化强省”,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弘扬方面更好地为国争光。

  从这一事件中,笔者感到,除了实实在在地落实我国早已出台的文物保护法等国家法律之外,国家对干部群众的爱国主义教育,其内容应该更为具体化和多样化,应该包括保护和珍惜自己的历史文化遗产、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应避免一些手中握有决策权的部门和人士,因为缺乏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意识,而使我们的历史遗产蒙尘,使祖先创造的文明的辉煌之光逐渐毁灭在我们的手上。

  (作者系云南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