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民族传统体育/民族医药的传承(二)

王婧姝

2010年08月20日15:3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不要忽视民族医药真正的老师

  诸国本(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会长):

  民族医药是我国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的统称。从理论上讲,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医药。但事实上,在55个少数民族中,传统医药的发展水平和传承情况是不平衡的,其中可分成三类,应该区别情况,分类指导。

  第一类是历史上有文字的民族,传统医药有文献依据,有职业化的从业队伍,形成比较完整的知识体系。这以藏医学、蒙医学、维吾尔医学、傣医学、彝医学、朝医学、回医学、哈萨克医学为代表。特别是藏、蒙古、维吾尔医学已建成医疗、教学、科研体系,今后应主要加强基础建设和内涵建设,发挥优势,突出特色,提高临床水平和科研教育水平,发展医药产业,积极为人民健康服务。

  第二类是医药资源比较丰富,但历史上没有文字,传统医药全凭口传心授的民族。这些民族经过近30年来的发掘整理,编写了医学概论、医学史、药物学和常用医技。如壮、苗、瑶、土家、侗、布依、仡佬、畲等民族医药,需要进一步放宽政策,允许民族民间医生有较为宽松的执业条件,同时提供必要的临床基地,加强科研和培训工作。

  第三类是22个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传统医药资源相对较少,发掘整理比较滞缓,大部分传统医药还处于未知状态。对此,首先需要把它们当做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抢救和保护,然后加强整理研究和合理利用。

  当前,在民族医药的传承和保护方面要注意三件事:一是必须充分认识医药文化的多样性,对各个民族医药给予必要的尊重。防止过分追求临床作用和经济效益的功利主义,防止以单纯开发民族药为目的的废医存药现象。二是在发掘整理取得初步成效的地区,充分保护民族民间医药的原始土壤,保护民族医药的传承人,不满足于已有的成就,不宜把注意力过分集中于有学历、有职称、著作等身、事业有成的研究专家身上。他们确实是有功之臣,做学问没有他们是不行的。但他们中不少人毕竟是“二传手”,他们是否取得了真经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不要认为有了他们,就有了一切,而忽视他们原来的老师——那些民族医药文化的原创者草根一族,他们才是真正的源头活水。三是在发展民族医药时不能把政府主导和资金投入集中于已经存在的公立机构(民族医公立医院、学校、研究所),而应面向全国民族医药整体。对那些因为过去没有文字而先天不足、因基础较差而缺少公立机构的民族医药,给予必要的关怀和支持,多做“雪里送炭”的工作,以便把根留住。

  对民族医药

  要给予适当宽松的生存空间

  车明凤(援藏干部):

  我国的民族医药承载着各少数民族的养生文化,其健康价值与各民族的生活环境、生产方式与生活习惯是相互适应的,其医疗模式贴近群众生产与生活实际,具有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因此,大力保护和扶持民族医药的发展,是实现少数民族地区卫生服务可及性的便捷途径,对保障和改善少数民族地区的民生状况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此外,大力保护和扶持民族医药的发展,不但有利于少数民族养生文化的传承,还能进一步丰富我国传统医药学的内涵。如能开辟行之有效的途径,采取切合实际、循序渐进的政策措施,大力保护和扶持民族医药的发展,并使之形成完整的具有自我发展能力的产业链,则不但有利于促进全民的健康,使中华民族大家庭共同受益,还能起到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的作用。为此,建议有关部门对保护和扶持民族医药的发展听取以下措施:

  一、 对民族医药要给予适当宽松的生存空间。在医疗卫生资源丰富的经济发达地区,严格实施《执业医师法》、《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和《医疗机构制剂注册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确实能保障人民群众的医疗与用药安全。但在缺医少药、地广人稀的欠发达地区,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尚存在很大问题,对于《执业医师法》、《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和《医疗机构制剂注册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实施,就应该研究制定切合少数民族地区实际情况的实施办法与细则。二、 加大对民族医药规范化与标准化研究的支持力度。各级政府要加大资金投入和政策保障,在制订、修订国家民族药标准时,要充分考虑到民族医药的现实情况,尽量采纳地方管理部门的意见和建议。针对民族医药的特点与现实情况,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制订民族医药开发研究的技术规范与审评标准。三、加大培养民族医药技术和管理人才的力度。

  科学地进行民族传统体育研究

  赵秋菊(沈阳体育学院武术系主任):

  中华民族传统体育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它一般分为竞技比赛、养生健身、艺术表演和游戏娱乐四大类。民族传统体育是社会、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和民族传统的集中反映,是华夏各民族数千年来在狩猎、渔猎、战争、休闲娱乐、养生的过程中,几经兴衰,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中华各民族的传统体育项目在全民健身的热潮中层出不穷,但是与之相关的民族传统体育理论的研究却比较滞后,如对民族传统体育应用理论的研究、市场开发和推广等方面的研究较为滞后。从民族传统体育自身发展的角度和满足人们健身需要的高度来看,用现代科学研究的方法,逐步完善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的理论体系,使人们在认识与探索民族传统体育的本质特征和历史演变的规律中,受到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启发,增强民族自豪感,对于正确认识历史、把握现实、开创未来,更好地发展民族传统体育事业意义深远。而在解决诸如理论体系不够完善;在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中,在现代体育项目的强劲作用下,民族传统体育失去了充分的话语权、表现权;研究民族传统体育的学者受传统保守思想影响很深,研究方式单一等具体问题时,必须做到:第一,扩大民族传统体育的社会影响,不断创新项目内容与内涵,积极稳步地向国外推广;第二,提升理论研究的层次,挖掘项目特点,形成人人参与民族传统体育研究与健身的良好局面,让民族传统体育成为人们参加锻炼的有效手段与方法;第三,以自身特点研究为基础,进行多学科、多视角研究,借助其他学科领域先进的知识与经验,不断研究本学科领域理论与实践中的问题。

  本报记者 王婧姝采访整理

  下期话题:

  少数民族乐器

  请将您的相关想法和建议发送至mzwh@vip.sohu.com,

  或致电010-82685520。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