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时代的彝家火塘歌

2010年08月19日14:24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耳畔时常响起那一曲曲让人沉醉的彝家火塘歌。

  “流不断的清清渔泡江,燃不熄的彝家老火塘,火塘里火熄了还算是彝家么,火塘里的火长烧不灭彝家才兴旺……”

  在每一个彝族家庭里,火都红艳艳地燃烧在堂屋正中那紫红砂石板砌就的四方火塘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从外坝子进山来的客人哟,你远远就看见彝家堂屋里的火了吗?彝家的火和彝家人在真诚地欢迎你呢!”这支彝家火塘歌,我不仅用耳朵听过,也用心感受过。

  17岁那年冬天,一根扁担两个竹筐开始找生活的我,用稚嫩的肩膀挑着60斤重的土碱马掌等杂货,沿着从前的驮盐路,走进渔泡江两岸的彝家大山里,白天走村串寨做生意,晚上就投宿在一个个彝族人家的土掌房中。

  那时候山里山外一样的穷困,主人虽然热情好客,却也无法为我拿出能够御寒的被盖,很多时候就是火塘边草垫子上铺两床羊皮一个线毯。可火塘里彻夜熊熊燃烧的柴火,让我在长达数年的漂泊里,深切地感受着彝家人的亲切与温暖。

  后来,生活逐渐安定,加上百事繁忙,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走进渔泡江边的彝家大山了。

  可是前不久,当我和一个探访我的彝族朋友又一次谈到彝家火塘和彝家火塘歌时,小伙子告诉我,我记忆中的彝家火塘和彝家火塘歌已经成了历史。他邀请我进山走一趟,感受一下新世纪的彝家新火塘和火塘新歌。

  我且惊且疑,还多少生出一些失落。

  小伙子来自渔泡江中游支流新郎河岸的朵金乍。别看带了一个“金”子,那可是新郎河边老雾山下一个穷得方圆百里出名的彝村。

  “朵金乍,穷旮旯,坡地上苞麦三尺旺,稻田里鸭趾草密麻麻,有囡不嫁朵金乍。一年要穷12个月,一个月要穷30天。大年三十没米饭,蒸一锅黏山药守火塘。”这是周围汉族彝族村寨广泛流传的一段民谣。

  朵金乍穷得出名,彝山其他村寨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而现今,难道朵金乍、难道渔泡江彝族山区,真的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至于连沿袭多少代的彝家火塘和彝家火塘歌都成了过时之物?

  我迫不及待地上了路。翻山越岭,穿村过寨,当年听了一遍又一遍的那支迎客的火塘歌依然响亮,可不同的是,山山岭岭,当年那瘌痢疤一样的火烧洋芋地不见了,代之的是一片片长势喜人的烤烟、包谷;村村寨寨,记忆中那些烟火熏黑的破旧土掌房不见了,代之的是雨后春笋般的高瓦屋和钢混小楼,青砖碧瓦,墙白柱红。

  到了村口,一位彝族大哥热情地邀请我进屋喝茶。一进堂屋,我就迫不及待地张望。堂屋正中,确实不见了当年大火熊熊燃烧的火塘,瓷砖镶就的地板明可鉴影。沙发、彩电、热水器、茶几、组合柜,一应俱全,恍如进了都市新居。

  手捧彝家大哥递上的保温杯,喝着茶水,我不无依恋地谈起了彝山家家户户曾经的火塘和火塘里熊熊燃烧的柴火,彝家大哥笑得爽朗:“还有的!还有的!彝家堂屋正中没有了火塘,还算是彝家吗?”说着,手轻轻往墙上一按,顿时满室生辉。我抬头——乳白色的天花板上,一组造型新颖的吊灯,轻轻旋转着发出柔和的光……哦,这就是彝家的新火塘?

  夜幕降临,阵阵清风,将朋友的歌声吹向远山近岭:“不再为烤火煮饭满山把柴砍,不再为点灯去劈那松树杆。不砍柴彝家的火也熊熊燃,不劈松明子彝家的灯也夜夜闪亮。把林木永远地留在山上,绘彝家绿色的诗行。把太阳和星星摘下来装点彝村,成为我们新生活永不熄灭的火塘……”

  哦,这才是新时代的彝家火塘歌!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