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佛手白

□赵雁(满族)

2010年03月05日19:2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一个人的命运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一个家族的命运乃折射出一个民族运行的轨迹。从我记事时起,就常听家族中的长辈们提起两个奇怪的名字——汗王和伊尔根娘娘,无论语气还是表情都让我们这些小辈琢磨不定。那么,汗王是谁?伊尔根娘娘是谁?我们又是谁?

  以往世人“穷搬家,富挪坟”,现在已经变成“富搬家,富了修家谱。”我们家族中的二叔和表弟,他们在事业发达后,做的一件事就是——寻根。而唯一能证明我们是谁的,全靠祖宗家谱。他们走南闯北在长达十几年的岁月中,终于在牡丹江的一位离散多年的大伯家,找到了唯一幸存的家谱谱书。我们是汗王——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后代得到了证实,家族的秘史不再仅仅限于家族的传说中。我及家族中的人没有一点炫耀之意,我们只想知道我们的血管里流的是谁的血?我们的性格为什么如此倔犟?我们的心地为什么这样善良?

  作为清太祖努尔哈赤的侧妃伊尔根娘娘的后代(除阿巴泰外),他们的头上没有任何光环,有的只是黄牌警告。她的儿子——我们家谱书的立祖之先明安图,因获罪夺爵降为紫带子,不准入档。因此,明安图和他的儿子岳禄二人的名字,便未记入努尔哈赤的档案中。如果不是明安图立下了这份赵氏族谱,明安图和他儿子岳禄的名字恐怕就永远消失了。明安图为什么不姓爱新觉罗而姓伊尔根觉罗?这的确让人费解。听了我们祖祖辈辈漫长而悲凄的传说,你会知晓,并非世间的皇子们都喜欢皇姓和皇权。我们的立祖之先明安图就是其中的一个。

  辽阳原为明辽东首府。1621年3月,努尔哈赤遂定迁都辽阳。后金迁都辽阳后,诸福晋在众贝勒等的迎接下来到辽阳。相传,“她们是踏着芦苇席上铺设的红地毯,进入后金汗(清朝前身)的衙门里。”

  侧妃伊尔根娘娘是藏传佛教的信徒,她每日读经拜佛。努尔哈赤每次出征前,妻子们争先亲手为丈夫做可口的饭菜,伊尔根娘娘总是含蓄地,以她自己独特的方式做出清淡素雅又可口的“佛手白”献给丈夫,她意在那么多双佛手为丈夫助威,大胜而归。(“佛手白”是用大白菜的二层帮纵向划出几道口,然后包上肉馅,像雪白的手,一层层地码在盘子里,很像千手的观世音菩萨,故名“佛手白”。它是我们家族的传统菜。)娘娘趁每次同努尔哈赤合房之机,力劝丈夫对已收复之地的汉人要有慈悲之心,爱民如子,不想却遭到努尔哈赤的辱骂。其子明安图未成年不能同兄长出征打仗,被父皇安置到银库做守护官。他平日耳闻目睹父皇的威暴性格,曾在私下和小贝勒们闲谈抒发己见,不想传入父皇耳中。

  凑巧,努尔哈赤占领广宁,大福晋率领众福晋从辽阳出发历时3天到广宁庆贺。就在后金汗在福晋们的陪伴下返回东京辽阳途中,来一信使,报告银库失火。努尔哈赤马上想到银库总管明安图往日所言,心中怒火中烧,下令将明安图降罪夺爵,按重罪处罚。

  伊尔根娘娘闻之,一路上心中恐慌。她知道等待儿子的命运是什么,此时,她已不求儿子的荣辱,只希翼儿子有条活命。然而性格倔犟的皇子明安图,已趁父皇和母亲没有回宫之际,逃离出宫。从此,伊尔根娘娘每日诵经念佛,为儿子祈祷。伊尔根娘娘勤劳、善良、朴实、忍让,从不争宠,有的是一颗灵慧的心和一双灵妙的手。伊尔根娘娘的德行被儿子发扬光大。他脱下了绫罗绸缎,换上了粗布衣裳,不再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皇子,而成了贫苦人的好兄弟。他在民间隐姓埋名,随了母姓伊尔根觉罗氏。

  努尔哈赤无论在战场上如何勇猛,回到家中也满足于天伦之乐,喜欢儿孙围绕膝下,但眼前少了一个儿子,却成为他的心病,于是派人暗中寻找。

  然而皇子已经习惯了平民逍遥的田园生活,发誓永不回宫。就在努尔哈赤从东辽阳迁都沈阳后,伊尔根娘娘还差人劝儿子向父皇承认错误,明安图仍未从命。努尔哈赤的儿子终归是皇子,呈父皇之恩赏跑马圈地,他和家人就在辽宁的一个叫金香峪的地方过着隐居生活。顺治年间,他令儿孙保家卫国,驱他们随龙入关。他有话:“是男儿要么战死杀场,要么回家种田。”民国年间,辽东草河堡有个金香峪,那个搅活了东北经济的赵家粉房,正是伊尔根娘娘的后代所为。

  “性格决定命运”。伊尔根娘娘的后代所受的教养是黑白分明的,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绝不接受调色板上的那种混和颜色。经过近3个世纪的验证:伊尔根娘娘的后代们无法摆脱命运和血脉的传承,家族在磋砣中挣扎、生存、发展。尽管努尔哈赤开创的帝王基业已成过眼烟云,历史给了他众说纷纭、褒贬各异的评价,但我们仍为自己的血统感到万分骄傲。据载:现在海内外努尔哈赤的后代已达14万人,他们中不乏光宗耀祖、流芳百世之人;也有更多的被泥沙淹没,不为世人所知,包括未入档的紫带子们和他们的后裔。

  把历史重新撕开揉搓,我愿意续写伊尔根娘娘后裔——紫带子们现代平民的生活。尽管,他们的头上没有光环,没有得到历代朝庭的荣宠;他们所拥有的,只是平平常常、实实在在的生活。而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永远是他们生命的本色。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