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漫谈非物质文化保护(一):关键在于界定

宋兆麟

2010年08月13日11:1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编者按

  虽然我国的“非遗”保护已经越来越深入,但是“非遗”的界定等基本问题仍是贯穿保护工作始终的重要问题。本刊特邀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中国民俗学会首席顾问宋兆麟从“非遗”的4个基本层面与读者共同探讨“非遗”保护工作。

  每次参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时,都有人问我:“文物与非物质文化怎样界定呢?”这的确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它不仅涉及文物保护与非物质文化保护的分工问题,也关系到非物质文化保护的走向,不得不慎重对待。

  首先是在时空上的界定。中国有悠久的历史,留下了许多文化遗产,包括从远古到今天所有具有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文化。从我国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来说,基本分为两部分:一是古代历史遗产,我们习惯上称为文物,这是中国的命题,时间跨度是从远古社会到清代。这部分由国家文物局管理,目前无论在立法、保护机制,还是博物馆建设、人才培养上都卓有成效,并受到好评。二是自清末民初以来的传统文化,其中除革命文物受到必要的保护外,其他文物和有关的非物质文化都颇受冷落。当前我国所启动的非物质文化保护实际上是针对这一块说的。

  其次是文化内含的界定。从分类学上说,文化可以分为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前者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物态文化,无论古代还是近代都是存在的;后者是看得见、却难以捕捉的非物态文化,如语言、表演艺术、手工技艺等等。有人说文物工作是研究物质文化的,非物质文化是研究文物以外的文化,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文物界所研究和保护的对象,当然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物质文化,如古遗址、古墓葬、古城堡、古村落以及各种可移动的文物。但是不能说他们不研究古代的非物质文化,他们也通过文物探讨远古制陶术、造纸术、玉器加工、铸造技术、歌舞表演等,这都是典型的非物质文化。

  现在我国进行的非物质文化保护,仅仅关注工艺技术、表演艺术、天文历法、中医药等,而对这些非物质文化的载体比较忽视,这是无源之水,到头来是会枯竭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是文化的两个方面,他们是相互依存的,缺一不可。因此,非物质文化保护必须把两者结合起来,万万不可顾此失彼。

  当然,近代非物质文化中的实物(又称民俗文物、民族文物)与历史文物有所不同:第一,它虽然有传承背景,但历史较短,远不如历史文物长久;第二,它与广大民众生活有密切关系;第三,它是活态的,俗称“活化石”,如远古有一种无纺制品树皮布,留下的文物仅有其制作工具“石拍”一种,很难知道树皮布的制作工艺,但在我国南方有些民族却还有鲜活的树皮布制作工艺。这说明,我国非物质文化保护除了要吸收文物界的丰富经验外,也要把握自己的特殊性,特别要研究活态文化怎样保护,这是文物工作未曾遇到的新问题,也是非物质文化保护的最大难点。

  总之,无论是文物工作,还是非物质文化保护,都面临着极其繁重的任务。我们应该责无旁贷,把保护工作做好。有人建议把远古遗址也列入非物质文化保护范围,这大可不必。因为文物界已把古遗址、古村落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并有专人专款保护,非物质文化保护工作者不应该再做重复的工作。当然,文物保护与非物质文化保护会有些重叠,这是必然的,遇到问题可以协商解决。其实,文物界对非物质文化、民族民间文化早已关注,并且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是不能忽略的。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