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还志愿精神以宁静和理解

智深

2010年08月03日09:5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武汉大学大二学生、年仅20岁的志愿者赵小亭在贵州支教期间,不幸被一块巨石砸中头部,当场遇难。她去世之后,社会各界表示出极大的惋惜和敬佩,共青团中央等部门追授其为“中国杰出青年志愿者”,湖北省、其家乡江苏省、武汉大学等诸多部门和机构也纷纷给予其各种荣誉。

  死后哀荣可以让逝者安息,生者慰藉。相关部门对赵小亭的表彰,除了告慰一个年轻的生命,更多的,也是为了通过树立典型,弘扬志愿者的精神,引领社会风气。然而,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对于社会还是志愿者本人来说,在志愿精神的感召下,服务他人、回报社会的义举,使“志愿者”的名字比冠之其上的“杰出”、“优秀”等头衔要高尚得多,也要纯粹得多。

  上世纪80年代,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学生张华因跳入化粪池营救一位不慎落入池中的老农而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此事引起了一场关于个人价值的大争论。赵小亭的不幸罹难,得到的是全社会的肯定和赞美。从中可以看出社会价值观的嬗变曲线,在当今社会,奉献和服务正越来越多地成为衡量个人价值的尺度。而当各种各样的志愿行为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时,人们赞扬最多的也是志愿者们的奉献和服务。

  但是,如果把这当成志愿精神的核心来弘扬的话,似乎有失偏颇。奉献和服务作为一种公共美德,一定程度上是在社会体系的运行中被规定和约束的。而志愿行为应该是由个人意愿自由支配的,因此,志愿精神的可贵,不仅在于它为社会带来的贡献,还在于通过自愿和无关利益的追求,使人性更加纯洁和完善。

  在这里,笔者不禁想起了德国志愿者卢安克。10余年来,他在广西的偏远山区义务支教,把自己当成了当地人。2006年,有人推荐他参加“感动中国人物评选”,他吓坏了,赶紧给评选委员会写信,让大家不要选他,并称:“我不想感动中国,只是中国感动了我。”因为在他看来,一旦成为公式化的先进人物,身上很容易被贴上许多标签,活生生真实的自己反而会消失。

  反观我国当前的很多志愿行为,经过自上而下的大力倡导和周密组织,变成了必修的社会实践和变相的对口支援,有些地方在接受志愿者们服务的时候,并没有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没有给予一定的支持。另外,相关部门和各级政府纷纷开展关于志愿者的各项评选,让志愿者渐渐成为一种带有荣誉光环的身份,甚至让志愿活动成为一项“政绩工程”和谋求个人名利的捷径。须知,当志愿行为越来越多地与荣誉和利益相捆绑,真正的志愿精神有可能正渐行渐远。

  赵小亭的不幸,让全社会再一次体会到了志愿精神的伟大,但是也应该唤醒我们对志愿精神的珍视。我们需要的并不是浩大的宣传,而是为志愿者提供更多的自我空间,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尊重以及真诚的关爱。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