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直面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挑战

周德仓

2010年07月02日12:28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开创了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崭新局面。在民族问题对国家发展影响力日益提升的背景下,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显得更为重要。

  最近几年,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呈现出积极的发展态势,取得了一系列突出成果,同时也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理论研究苍白,缺乏解决民族新闻传播实际难题的能力,未形成黄金梯队,难以改变非主流研究的尴尬局面。要实现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健康发展,就必须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应着重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厘清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的基本概念。通常,人们以“民族新闻”指代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范畴,这很容易使人将少数民族新闻传播误解为是关于民族的新闻作品。笔者认为,完全可以实现定义的简约化,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就是关于少数民族语言媒介、民族地区和少数民族题材的新闻传播。

  集中学界精锐,构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理论体系,建立完善的研究机制和研究格局。相对成熟的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理论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经验。由历史的积淀过渡到理论的抽象,是一般研究的规律。同时,要在新闻传播学的学科坐标中,明确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学的位置,并参照新闻传播学的理论体系,构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理论体系,建立完善的研究机制和研究格局。

  建立民族新闻学教育体系。专业教育是学科建设的基础。不仅要在大学本科教育中开设民族新闻学课程,还要争取建立更多的民族新闻学硕士授予点,培养可形成梯次的专门研究梯队,使民族新闻教育成为落实国家民族政策、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促进民族地区跨越式发展的平台。

  争取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话语权。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学具有明确的学科指向性和现实性。桃花源式的纯学理研究,将使学科发展走入死胡同。只有直面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的重大现实问题,立足于传播的效果、对策和方式研究,并与业界开展多层次、多机制合作,才能激发学术活力,完善学科体系。

  以少数民族新闻事业为研究主体。新闻学、传播学的融合,是学科发展的趋势。传播学的理念和其崇尚的社会学研究方法,固然是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新视野、新手段。但是,在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尚处于初级阶段的背景下,完全迎纳传播学体系,把研究的范畴扩大到信息传播(包括民族文化的传播),反倒会销蚀学科的独特性,不利于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学学科建设。

  密切关注新媒体对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的巨大冲击力。广播电视特别是网络跨越空间的传播能力,在民族地区具有很大的优势。在广袤的青藏高原上,即使是偏远的小镇也有网吧。而对于内地同胞来说,即使没有机会足履青藏高原,也能通过网站了解相关信息。新媒体的出现,加快了民族地区信息传播的密度、速度和深度,对民族地区社会发展、文化传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树立足够的学科自信。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拥有跨学科研究的优势,它既是民族学、藏学、蒙古学等学科家族的成员,也是新闻传播研究领域的骄子。跨学科研究给我们提供了多维的研究视角,是我们开展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第三只眼睛。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