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川,悲伤并未远去

王珍

2010年06月29日17:0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两年时间很长,长到废墟上开始长出了青草,长到北川老县城28公里之外崛起了一座新城,长到人们开始遗忘那场令人撕心裂肺般疼痛的大地震。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两年时间很短,短到天天加班,手上的工作却怎么也做不完;短到回忆历历在目,清晰如昨,而伤痛依然触手可及。

  在新北川,一切都是新的,你可以感受到一种生机勃勃、奋发向上的力量。到处是建筑工地,高悬的吊车正在紧张有序地工作。金色的沙盘上,一幅美好的蓝图正在北川羌族自治县徐徐展开,7公里的规划设计让这个新兴城市有足够的发展空间。

  “我们争取在今年的9月1日,新学期伊始,让北川中学的学生们可以搬进明亮的新校舍。”四川省绵阳市副市长、北川县县长经大忠说。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几百名师生罹难的北川中学备受全国人民关注,北川县政府希望新生活可以先从孩子们开始。

  然而,当走进老县城时,欢快的节奏便戛然而止。重返这片被地震扭曲得惨不忍睹的土地,回忆再次涌上心头。北川县文化旅游局副局长林继忠看着废墟中歪歪斜斜的小学招牌,忍不住眼圈红了:“我儿子当时就是在这个学校上学,地震之后,我挖了8个小时,终于把他挖出来了,可是他已经没了……”

  中午,在一家名为“羌族儿女”的饭馆吃午饭。热情的羌族姑娘前来献歌、敬酒,清亮的羌歌在小小的饭馆里响起,赢得了一片掌声。“过去我们每天都要唱歌、跳舞、喝茶,现在已经两年都没有喝过茶了。”北川县发展改革与经济商务局的田副局长说,“虽然在党和国家的帮助下,我们得到了妥善安置,但是内心里总有一种流离失所的伤感。”

  “22秒钟,一切都改变了。”林继忠感叹,眼眶里又噙满了泪水。爱打乒乓球的他,还清楚地记得曾经和他一起打球的每一个朋友,如今,他们都已经安息在老县城的废墟之下。在地震中,北川遇难干部多达464人,占全县干部的22.6%,13.7%的干部子女遇难,19%的干部成为单身,90%以上的干部遭遇亲人遇难和房屋损毁。县文化馆、妇联、环保局等部门都是全军覆没。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柴米油盐醋,万事都缠身”,据说这是汶川地震灾区基层干部工作的真实写照。“北川的干部压力很大,自从地震之后,我们已经有3位年轻有为的干部自杀了。”林继忠说,“老百姓有问题了,还可以找政府部门解决,但干部是有组织性、纪律性的,不能随便去找上级机关反映问题。中国人有了心病还是不习惯倾诉,心理辅导机构和组织也帮不上太多的忙。我们需要找到一条情感宣泄的渠道。”

  在我们到达北川的当天,四川一位法师也被请到了北川。“我们计划在北川修建一座寺庙,为死者哀悼,为生者祈福。”县长经大忠说。虽然对修建佛寺的效果心存怀疑,但如果这样做真的能为生者带来一些安慰,也是一件好事。

  也许,只有等到某一天,北川人的伤痛真正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新生活所带来的希望冲淡的时候,新北川才算真正建立起来了吧。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