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非遗保护,传承主体与保护主体应各司其职

苑利

2010年06月22日09:1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在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之前,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一个基本事实: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过程中,会接触到两个主体,一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主体,一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主体。所谓“传承主体”,是指我们通常所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一个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无论是民间文学、表演艺术的传承,还是民间技艺、传统仪式的传承——主要是通过他们来进行的,这一点恒古未变。除艺人、匠人这一传承主体外,还存在着一个以政府为主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主体。所谓“保护主体”,是指那些处于传承圈之外,却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起着重要推动作用的外部力量,这支队伍主要由政府部门、学界、商界、新闻媒体等组成。但是,他们的工作不是亲自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是利用自己的行政资源、学术资源、资金资源以及媒体资源,去鼓励、推动、扶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实施活态传承。

  但在一些地区,政府部门并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而是越俎代庖,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传承人的易主而变色、走味。例如在被称为“民间歌舞之乡”的西南某地,在近年来地方政府的积极“推动”与“保护”下,现在用于展示其原生态文化风貌的“传统节目”,至少已有近70%不再原汁原味。而在这70%中,至少有近30%的节目纯属当代人创作出来的伪民俗、伪遗产。这个事例虽属极端,但在种种改编风、创作风的推动下,一些地区堪称原汁原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被蚕食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一方面固然与各级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原生价值认识不足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恐怕还在于各级政府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过程中,弄乱了保护主体与传承主体的关系。他们放着保护主体的工作不做,反而取代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角色,这样做的最直接的后果便是用大量现代歌舞取代传统歌舞,以华丽的官俗取代质朴的民俗,以矫揉造作的伪遗产取代纯真无邪的真遗产,最终使保存有大量传统文化基因、已经相当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遭受全面破坏。

  这似乎也正应了鲁迅在《致姚克》中所说的:“士大夫是常要夺取民间东西的,将竹枝词改为文言,将‘小家碧玉’作为姨太太,但一沾他们的手,这东西也就跟着他们灭亡。”鲁迅所言,讲的是中国历史上文人士大夫破坏民间文化的一般规律,但实际上这也恰恰点出了当前中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所不同的是,对民间歌舞、文学艺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施以改造的,不再是历史上的士大夫,而是今天的政府、商人以及他们聘请来的导演、画家或是什么文人。由于专业所限,目光所及,这些人并不清楚民间艺术的真正价值,但是,他们还是在政府的催促下,凭借自己的好恶,将“民间物”一样一样地拿来,又一样一样地绞死。坊间笑谈说一些地方是“大保护大破坏,小保护小破坏,不保护不破坏”,恰恰说明了那些地方传统文化保护所面临的尴尬局面。

  作为政府,应该清楚,自己并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主体,而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主体,因此,不应该直接参与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工作中来。各归其位、各司其职,才能避免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出现错误。希望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主体能够真正发挥保护功能,让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过上越来越好的日子。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