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风水“申遗”或当缓行

杜新宇

2010年06月08日10:29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近日,针对被热炒的风水“申遗”,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表示,风水项目是否可以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尚在研究,不能草率地下结论。

  在风水是否应该被列入“非遗”名录的问题上,一直存在两种尖锐对立的意见。

  支持者认为,风水并非迷信是毋庸置疑的。追本溯源地看,风水本为相地之术,是临场校察地理的方法,是一种生态环境学,其中包含了诸多学科的知识和经验,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精神。风水强调建筑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风水师在某种意义上承担着建筑设计规划师的作用。例如皖南明清时代留下来的古村落,多由风水先生指导而建,其美学效果与生态合理性,至今仍令人叹为观止,反观今天的村庄建设,多数不中不洋,突兀于环境之中。由此可见,风水理论即便在当代建筑设计中仍有颇多可挖掘的内容。

  但在反对风水“申遗”的人看来,风水早已经蜕化为彻头彻尾的迷信糟粕。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所谓的风水师,无非是拿个罗盘,用一些神秘兮兮的解释,利用人们希望通过“风水”一类的神秘力量趋福避祸、改变命运的心理,骗取钱财。如果风水“申遗”成功,无疑会助长看风水这一类迷信活动在社会上的泛滥。因此,为了维护“非遗”的纯洁性,应拒绝将风水列入“非遗”——用有关评论的说法,“非遗”不应该成为一个筐,好的坏的都能往里面装。

  客观地说,在风水“申遗”问题上,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有一定的道理。理性、客观、现实地区分考察风水中的民间信仰与迷信,是摆在专家学者与文化主管部门面前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文化部采取审慎态度,寄希望于专家予以研究并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是实事求是的。

  当前,在建筑的选址、规划已经有专门人才来从事的情况下,传统风水中的很多合理内容已经失落,风水师越来越成为“阴阳师”,风水也成为改命、改运等迷信行为的避难所。君不见,各种官场“风水文化”的流行:河北高邑县委大院路口处长期摆放一架退役歼6歼击机,据称是该县县委书记听信一位“风水大师”的指点,飞机寓意升官发财;四川通江县相关部门十几年不肯维修沙溪群众呼吁维护的危桥,却听从所谓知名文化人建议,投资100多万元实施只能看不能走的“山脊连接工程”,以维护县城“龙脉”……类似例子不胜枚举。这些在社会上盛行的官场风水,极大地浪费了公共财政资源,破坏了政府形象;而作为应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共产党干部,却醉心于这些歪门邪道,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风水文化”中的负面因素在社会上何等沉渣泛起。

  因此,在没有得出一个科学、可信的结论之前,对风水是否应该入选“非遗”的问题不妨暂时搁置。“非遗”的保护,不应该是对传统文化原封不动地保存,而是对其进行扬弃的过程。因此,在对风水“申遗”的缓行期间,不妨系统整理风水理论中的合理成分,特别是传统建筑领域以风水面目出现的美学和生态学方面的知识,进行归纳总结;同时对传统风水学说中的神秘理论,特别是打着风水的幌子招摇撞骗的行为应加大揭发和抵制力度,传播真正的“风水文化”,让人们形成对风水的科学认识之后,再对其“申遗”也不迟。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