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玉树震后重建如何体现民族特色

苑利

2010年05月25日09:16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新闻背景:5月19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中央决定安排90亿元支持玉树灾后重建,其中强调在重建过程中要尊重民族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22日,国家及青海省有关城市建设设计部门发布了玉树灾区重建民居19种户型设计方案,方案突出节能和环保理念,并兼顾当地藏族居民的传统风俗习惯,在每个户型中专门设计出“佛堂”或书房的空间,以满足藏、汉群众宗教和文化上的需求。从汶川到玉树,灾后重建中该如何审视并运用地方传统元素?

  作为自然灾害,地震对人类社会的影响远远超过洪水与干旱,它对于人类传承或是保存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甚至包括人类赖以维生的自然遗产,都是灭顶之灾。因此,但凡有些财力的国家,都会在灾后提出文化遗产的修复与重建问题。那么,在灾后重建过程中,我们究竟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问题可能有很多,但区别对待恐怕还是问题的关键。

  从汶川地震后的重建经验看,为使玉树藏区传统不受伤害并得以发扬,我们建议将藏族传统建筑分为3个不同级别,并在重建过程中加以区别对待。

  第一类是非常优秀的藏族传统建筑遗产的修复与重建。无论在何处,当地民众都会根据自己生活的需要和资源创造出独具特色的营造技艺,四川羌族的桃坪碉楼、黑虎碉楼都属于这样的遗产。这部分建筑由于本身具有良好的抗震性,所以,在汶川大地震中躲过一劫。这说明当地人在建筑这类碉楼的过程中,已经充分考虑到抗地震甚至抗强震的问题,拥有一套与众不同的抗震技术。在这类古建筑的修复与重建过程中,我们当然更倾向于用当地掌握这门独特抗震知识与技术的能工巧匠们来修复或重建这类传统建筑,而不是聘请虽有建筑资质但并不掌握这些独特技术的外来建筑设计院或施工单位。

  启用外来施工单位主持重建工作的后果可能有二:一,为确保修复重建项目的“原汁原味”,这些外来施工单位尽管可以做到“貌似”,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当地这套独有的建筑抗震技术,因此也就无法确保重建项目的居住安全;而为确保安全而大量使用钢筋水泥,又无法保证再建项目的“原汁原味”。外来技术的入侵,不但在客观上会影响到羌族固有建筑技术的传承,同时钢筋水泥式的仿真羌寨,也使作为一国遗产的羌族村寨不再具有历史认识价值和观光价值。这对于这个山多田少、以后主要以旅游业维生的羌族百姓来说,无异于夺走了他们的饭碗。为确保玉树地区藏族类似遗产与旅游资源不受破坏,我们认为,这类古建修复与重建的主体,不应是外来的所谓大牌建筑设计院或开发商,而是当地那些掌握这种独特建筑技术与技能的能工巧匠。

  第二类是民族特色、地域特色与文化特色鲜明,但抗震能力有限且已遭严重损毁的藏族传统建筑的修复与重建。这类建筑由于风格鲜明、特色浓郁,所以长期以来一直都是这些地区最重要的旅游资源。但由于材质等方面的原因,这部分建筑在大地震中损毁严重,绝大多数建筑均已垮塌。比如四川著名的萝卜寨、玉树著名的结古镇就属于这一类型。对于这类遗产的修复与重建,问题显然要复杂得多——如果采用原有建筑技术,势必会影响到当地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如果聘请外来建筑设计院或开发商进行钢筋水泥式的现代化重建,势必会影响到今后的旅游开发,甚至会导致其传统文化的终结。所以,如何解决好这类传统建筑的重建问题,恐怕才是重建问题的关键。

  笔者认为,这类建筑的重建,建筑主体仍然应该为当地人。但考虑到原有建筑技术的缺陷,我们并不排除在不破坏原有建筑风格的基础上,适当引进一些其他民族或是其他地区长期摸索出来的建筑抗震技术,以满足今后抗强震的需求。我国人民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摸索出了许许多多的建筑抗震技术。如北京地区经常采用三合土拌糯米浆的办法增强墙体抗震力度,西藏地区经常采用的是阿嘎土拌酥油的办法,湖南经常采用的则是往泥土中添加桐油的办法等等。在玉树重建过程中,我们能否尽量不用钢筋水泥等现代建筑技术,而是挖掘本土传统抗震技术,并将其应用到类似羌寨重建、藏区重建中来,以弥补类似萝卜寨、玉树古镇传统建筑抗震能力不足的问题?

  第三类是已经被完全汉化了的、或是完全被现代化了的小城市的重建。在许多受灾地区,特别是其中的中小县城,由于历史上大量汉族人口的迁入,这些地区的绝大多数建筑都已经被完全同化。作为试图以生态旅游安身立命的玉树来说,众多既无民族特色也无旅游开发价值的当代建筑的存在,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地旅游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地震未发时,出于经济层面的种种考虑,人们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但既然地震已经将原有并不称心的现代建筑夷为一片平地,我们就应该抓住这个契机,将这里历史上颇具特色的传统建筑恢复起来,使其在为当地居民提供住房的同时,也为今后的旅游资源开发积攒下更多的家底。但由于这类新建项目不属遗产保护范畴,因此,在重建过程中,我们也不会按遗产重建标准来严格要求它们。这类建筑的重建主体,既可以是当地人,也可以是外来建筑队伍。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仍希望在这类建筑的重建过程中,能注入更多当地民族的传统建筑符号与要素。

  笔者相信,在整个灾区重建过程中,肯定会存在着一个当地文化与外来文化在开发主导权上的博弈问题,但最后究竟谁能战胜谁,谁能说服谁,现在还很难下结论。但为确保当地建筑遗产的原真性与新建建筑的地方性,我们更希望参与双方都能在博弈过程中,在理念上取得更多共识——当地特色建筑的恢复与重建既是一项代表国家意志的安民工程,同时也是一笔难得的旅游资源的积累,更是对一个民族文化传统的尊重。考虑到这些地区未来经济增长点可能就在旅游,因此,参与各方都应该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上,充分考虑到当地民众的长远利益。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邬丽娅·司马义诺娃谈新疆电视事业发展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