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南干旱与我们的生活

小月

2010年03月16日15:4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前几天,参加全国两会的澳门代表委员自发筹集了逾400万元人民币,捐给正在遭受严重旱灾的贵州。澳门人说,他们喝的水就是从贵州经两广流到澳门的,每遇咸潮,贵州开放水库,澳门人才能正常饮水。

  这一“饮水思源”的镜头背后,却是令人挥之不去的困惑:何以水资源丰富的贵州、云南、广西等西南省份,竟也会大旱若此——昔日几米深的河流干涸见底;人们为了领取政府发放的水彻夜排队;放假在家的小学生每天要到两三里外去背几趟水;森林处于高火险状态,仅云南就已发生火灾370起……

  难道这50年甚至百年不遇的干旱仅是因为极端天气所致?看看周遭,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那曾经茂密的原始森林,有多少成为了我们餐桌上的一次性筷子?有多少让位于“具有战略意义”却极为吸水的橡胶林?有多少以旅游开发之名遭到人为进入与践踏?……

  失去了宝贵的森林与良好的生态,我们拿什么抵御旱灾?云南当地人说,这几年是一年比一年旱,可见大旱的出现并非偶然。

  也许,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西南旱灾只是出现在新闻里的遥远事件,我们也绝难想象干旱的滋味,但是仔细思之,旱灾真的和我们毫无关系吗?

  大旱之下,小春作物减产一半,粮食价格可能上浮,会直接影响我们的一日三餐;没了水,水力发电紧张,而抗旱又要消耗电、油等资源,我们用电、用油都会受到影响。除去这些结果上的功利计算,从源头来看,难道不正是由于我们现代都市人高耗能的价值理念和生活方式,加剧了旱灾的程度和频率吗?

  正如气象专家所言,导致西南旱灾的主因是全球气候变暖。变暖的原因,众所周知,是碳排放,而碳排放的加大,是因为工业化的进程与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因果链条的终端,指向的正是受益于工业化成果、却看似与西南干旱毫无关系的你、我、他。

  从哥本哈根会议到今年两会,所有的媒体和重要人物都在讲低碳,两会不用一次性洗漱用品了,开会时只开一半的灯了,甚至有政协委员骑自行车赴会,以显“低碳”。然而,我要说的是,“低碳”不是一个时髦词汇,更不是拿来作秀的。为了山清水秀的西南山不秃水不枯,需要的是我们每个人、每一天的哪怕是一丁点儿实实在在的节能行动。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