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民族区域经济的繁荣与民族经济的发展

杨思远

2010年08月20日15:1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进入新世纪新阶段,中国少数民族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动向是民族区域经济发展与民族经济发展日益不平衡。在民族区域经济趋于繁荣的同时,民族经济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发展,其结果是在城乡差别、地区差别、工农差别之外,形成了巨大的民族差别。为了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建设目标,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维护边疆安全和稳定,在民族区域经济增长的基础上推进民族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已经成为当前民族经济工作的一项紧迫任务。

  藏族聚居区个案:

  民族区域经济繁荣与民族经济发展滞后的“二元”景象

  笔者曾经对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夏河县以及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山南地区乃东县进行过调研。

  甘南是藏族文化艺术的重要源生地。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这里一直处在藏汉民族交流融合的前沿,是研究藏民族社会变化的经典区域。拉萨、山南是古老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藏文化的祖地。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地区都在经历着现代化加速推进的进程,外来因素不断冲击和改变着这里的面貌。

  从一个相对封闭的传统社会走向开放的现代商品经济社会,客观地说,这个急速现代化的过程并不是藏族群众的主动选择,而是强大外力作用的结果。当前,我国藏族聚居区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发展,大家普遍关注的是经济的发展和现代化进程的推进。这种发展是以中央直接提供大量的财政支持、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引擎进行的,重点是以城市为中心的民族区域经济。与此同时,以传统农牧业为基础的藏族经济并没有真正发展和活跃起来。人们对藏族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对广大藏族民众的经济需要和愿望关注不足,而藏族经济发展需要的恰恰是源自藏族的内在动力。

  在加速现代化或快速市场化的进程中,西藏的不同民族之间、城镇与农牧区之间出现了发展差距不断拉大的趋势,最终使西藏区域经济脱离藏族经济而孤立发展。从西藏特别是拉萨地区经济结构的演变来看,快速的城镇化进程是直接依附于中央财政支持进行的。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地方政府获得的高额财政支持、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迅速改变了拉萨的面貌,也带动了当地商品经济的繁荣,拉萨市固定居民的收入水平与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的水平相当。这与核心区域之外、以农牧业为主的藏族聚居区形成了鲜明对比。对于西藏的农牧民而言,他们往往面临着和内地农民一样的困境——传统的农牧业在现代化进程中处于天然弱势,在西藏,这种受制于自然环境的弱势地位更加明显。

  在甘南,全州8个县(市)全部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以传统农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使得甘南经济社会发展乏力,普通农牧民的生活水平基本停留在温饱线上,每年可扩大农牧业再生产的资金并不是很多。在夏河,除了初级农牧业之外,当地产业体系近乎空白。

  从1959年开始,藏族农牧业生产有了显著的发展,但是以农牧业为核心的经济结构并没有改变。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深入,传统农牧业的弱势地位越来越明显,藏族经济的新型主导产业也始终没有建立起来。中央的大力支持使得藏族聚居区的发展过度依赖中央政府。例如,甘南当地政府的财政收入只占全年财政收入总额的极小部分(往往是1/10以下),大部分财政收入来自中央拨款。这种情况在西藏同样存在。由于缺少核心的优势产业,当地农牧业发展仍然处于初级阶段,而核心区域商品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又是非藏族群体,当地现代化进程缺乏内生力,藏族民众无法快速融入全面现代化进程。

  现代化进程的一个标志是个体脱离传统关系融入现代社会,这既涉及机会问题,也涉及技能问题。对藏族民众而言,目前在这两方面都存在问题。

  首先是机会问题。上世纪90年代之后,藏族聚居区的发展呈现出日益分化的趋势。国家的扶持和各种优惠政策几乎都是以城市为中心、以大型基础建设为中心、以服务城镇人口为中心的,对于占藏族经济主导地位的农牧业的投入和引导远远不够,对一般农牧民的生产经营也关注不够。笔者在调查时发现,在夏河,不少农牧民没有资金扩大再生产。想多养牛羊,又受制于草场和资金限制;想经商,但没有资金。不少人因为在本地缺少发展机会,才考虑外出打工。但由于语言不通又缺乏技能,他们的就业机会很少。

  很多受过教育的藏族青年不愿意回到家乡从事农牧业生产。他们通过各种媒介了解到外面的世界,向往外面的世界,却无法走进外面的世界。有不少藏族年轻人聚集在一些城镇,在那里他们产生了一种无法融入其中的感觉,也不同程度地体验到被排斥的感觉,这不仅表现在语言上,而且表现在机会的获得上。

  其次是技能和心态问题。在拉萨,随着大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推进,旅游业、服务业发展起来,经济日益繁荣。参与社会建设,需要个体具备必要的技能、知识和资金,而这些是许多藏族民众所缺乏的。国家对藏族聚居区的经济发展机会和就业机会采取了一种完全开放的策略,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藏族聚居区,导致当地藏族民众日益被边缘化。

  许多藏族民众对于现代化的感受和认识并不是直接来源于内地,而是来自拉萨等比较核心的藏族聚居区城市。作为藏民族的宗教和民族感情的中心,同时也作为西藏现代化的中心,拉萨带给藏族民众的冲击对于他们对自己在现代化中的定位有重要影响。此外,通过媒体宣传、外出打工者口耳相传等方式,藏族聚居区和其他地区的发展差异也被藏族民众所认识。

  原因与后果:

  为什么民族区域经济会脱离民族经济而孤立发展?

  这种发展的后果是什么?

  造成民族区域经济脱离民族经济孤立发展的原因很多,包括主观原因、体制原因、经济政策偏差、统计指标问题以及少数民族历史文化传统的影响等。

  为了帮助少数民族发展经济文化,党和政府付出了巨大努力,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越来越大,对民族区域经济发展和少数民族群众生活的改善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混淆了民族区域经济和民族经济的界限,带有政治强制性的发展经济的任务,主要表现在发展民族区域经济上,而不是发展民族经济。

  民族区域经济是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行体制下,中央和地方各部门都有发展民族区域经济的项目。民族区域经济发展固然能够带动民族经济发展,但也的确存在民族地区资源开发了,地方经济发展了,但民族经济却少有起色的现象。

  有关部门制订了许多民族经济发展战略,但总体而言力度很小,投入的资金有限,很难与全国性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相提并论,这也使得民族经济效益难以发挥。

  对于一个地区来说,外来资金和项目越多,GDP增长越快,但这些项目建设的主体是否是少数民族群体,项目收益是否惠及少数民族群体,在GDP中根本显示不出来。

  有些民族长期从事农牧业或渔猎生产,转产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不适应的现象,工业化、市场化、城镇化和国际化加大了转产的难度。有不少民族自治地方政府规定,投资当地的项目必须吸收一定比例的少数民族劳动者,但在实际执行中由于民族文化传统等原因,很多少数民族青年难以适应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下的劳动方式,导致企业往往更愿意从内地招募工人,出现民族区域经济发展了,但民族经济落后的现象。

  大多数文献在讨论我国当前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时,关注的是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工农差距以及各阶层差距,民族经济差距特别是同一民族地区存在的民族经济差距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民族经济差距的客观存在会导致严重的经济、政治后果,它不仅妨碍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目标的实现,也不利于和谐社会建设,还会成为边疆地区不稳定的经济根源。

  破解难题:

  在民族区域经济繁荣的基础上促进民族经济发展

  如何在民族区域经济繁荣的基础上促进民族经济发展,是理论界的一个重要课题。过去,理论界曾经存在一个错误认识,认为发展民族经济会导致民族分裂。果真如此吗?苏联解体为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实际上,俄罗斯民族为苏联各民族区域经济发展作出过巨大牺牲,但民族经济却并没有相应发展,这也是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可以说,不是苏联解体导致民族经济差距,而是民族经济差距导致苏联解体。在开放经济时代,同一个民族地区多民族共处,不注重各民族经济共同繁荣,只发展民族区域经济,必然会导致民族分裂。

  要发展民族经济,就应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少数民族的经济权利。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在民族自治地区的项目建设应当以少数民族为主体,经济成果在分配上必须惠及少数民族。

  要制订专门的民族经济发展规划,加大对民委系统经济文化项目建设支持的力度,使民族经济方面的投资增速高于全国水平。国家民委推动的22个人口较少民族发展项目、少数民族特需商品生产建设项目、特困民族发展项目和兴边富民项目都是典型的民族经济战略,需坚持下去,加大支持力度,并扩展到所有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经济发展的所有方面。

  要建设专门的民族经济发展统计系统,为民族差距的消除提供统计信息支持。要以民族生产总值GNP为民族经济统计主要指标和考核民族经济发展的政绩指标,改变以GDP为唯一评价指标的局面。

  要对少数民族劳动者进行素质技能的培训,在工业化过程中推动民族经济工业化,在城市化进程中推动民族群体城市化。促进少数民族劳动者适应工业化和城市化建设的教育,要坚持从青少年做起;要使那些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少数民族大中专毕业生在民族经济发展中发挥作用;民族地区建设项目要真诚地帮助少数民族培养本民族的技术人员、财务人员、管理者等各类人才;要充分发挥民族院校的作用,高度重视多种语言教育,消除民族交往的语言障碍。

  要利用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已经取得的成就,促进民族经济发展。比如,通过立法规定民族区域经济项目建设中,少数民族劳动者的比例不得低于少数民族人口在当地总人口中所占的比重;利用区域经济项目建设改造民族经济传统产业;利用区域经济项目建设培养少数民族人才等。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