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他者”经验不是普世模板

——当前民族理论研究领域若干问题的哲学分析之四

马守途

2010年08月20日15:1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现代化不是同质化,现代化也不是西方化。伴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西方世界凭借其经济优势和以此为基础取得的全球霸权,参与全球竞争,连锁的现象是其也掌握了世界的文化话语霸权,使西方文化以强势文化的面目出现。西方经济强势所带来的西方文化强势的现状,导致当前学术研究出现一个不正常的走向:经济全球化—经济一体化—文化同质化—模式西方化,已成为全球现代化的强势逻辑。在这种时域下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更应该自觉地从中国国情出发,“他者”的经验再好,也不能成为普世的模板。

  虽然当前民族理论界在一些问题上存在着观点上的分歧和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进行学术研究的出发点和主观愿望都是良好的,我们无意用立场问题或者政治判断来审视和评价这些学术争论。但是,学术也是具体的、历史的,而非抽象的,国外特别是西方理论界的学术无不带有强烈的价值取向和文化背景。如果脱离了一定的社会形态和文化背景,忽略了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的全球博弈,只是学术地看问题,就会有陷入全球化预设的学术陷阱的危险。防止出现这种情况的最好途径,就是在学术研究中拿起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这一武器。

  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社会主义中国,其未来发展备受学术界关注。在论及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与走向、民族关系的性质与趋势、各民族发展的道路选择等重大问题时,我们往往会犯一些错误。一是以观念的认定来取代事实的逻辑,用“文化主义族群观”代替物质生产造就了中国两千多年统一局面的事实。“文化史观”、“文明史观”和“现代化史观”都不是解构历史的钥匙,而是以物质生产为基石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着重批判的唯心史观的种种表现:唯心史观把基于经济基础(物质生产)而产生的上层建筑、把基于物质利益而产生的矛盾和冲突都归结为观念的产物。二是用民族的“文化差异”代替民族关系所具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多重属性。截至目前,我们还不能在中国历史上找出一个民族关系纯粹是文化性的鲜活事例。三是强调以个体为单元的公民权利,而非以集体为单元的民族权利。这实际上就是用“人人平等”否定了“群体平等”。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现实,决定了实现“人人平等”和“民族平等”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基本内容,而且是中国人权现状的特色和优势,即我们国家不仅有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而且有民族之间的真正平等。

  从世界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采撷一朵浪花,据此提取出全面规范中国未来发展的坐标,注定是会失准的。欧美经验只是我们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参照,而非受用的工具;苏东教训只是我们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镜子”,而非否定自己模式和经验的证据。中国有自己的现实国情和历史传统,这些都规定了中国必须走适合自己实际的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一句话,要“修自己的鞋适自己的足”,而非“削自己的足适别人的履”。

  中国不是由单一民族构成的,而是由多个民族组成的,既多元又一体,各民族政治地位完全平等;各民族共同缔造和捍卫了中国,中国是各民族共同的母亲。今天,多民族统一国家形态和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还将继续巩固和发展下去,56个兄弟民族在社会主义时期还将长期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民族理论界出现了一些新观点,漠视中国是一个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基本现实、56个兄弟民族在社会主义时期还将长期存在的基本趋势和世界上多民族国家是一种常态的现状,建议将“民族”改称“族群”,认为这样就规避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阴霾(如果真有这样神奇的事情,那这个世界就简单多了)。这些观点强调中华各民族当下就应当“走向一体”,构建单一的“国族”,认为这样就能解决所谓“中国‘国权’和‘族权’不相统一”的问题。这些观点不论是出于多么良好的主观愿望,即使是以化解全球民族主义冲击为出发点,其客观结果都是自乱阵脚,热炒民族主义,不自觉地从反向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陈腐理论张目。“民族”一词,和“礼”、“仁”、“龙”一样,是一个蕴藏中国传统文化、折射国人独特思维、包含人民道义情感的约定俗成的词语,符合我国的实际,已被广大人民熟悉和频繁使用,不能轻言更改。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