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庄蹻入滇,拉开云贵高原开发序幕

王鸿儒

2010年08月13日10:5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早在战国时期,楚国将领庄蹻就率领军队西进云贵高原,并最终留在了云南。庄蹻入滇,拉开了外来强势文化开发云贵高原的序幕,西南地区的封闭状态被打破,云贵高原各民族同中原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联系由此深入。

  打破西南地区的封闭状态

  中原王朝对云贵高原的大规模开发,始于秦汉时期。当时,云贵高原被称为“西南夷”地区,遍布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由少数民族建立的部落、酋邦或方国。汉武帝时代,司马迁曾亲赴西南考察,并在《史记》里说:“西南夷君长以十数,夜郎最大。”

  据彝文文献记载推算,古夜郎立国在春秋中叶,至西汉成帝河平二年(前27年)国灭,大约有600多年的历史;滇立国及灭国时间稍晚一些。夜郎国以今贵州为中心,占有贵州大部、云南东部、四川西南部和广西西北部的广大区域;滇国在夜郎以西,如《史记》所说:“其西,靡莫之属以十数,滇最大。”滇国以今昆明、呈贡为中心,占有环滇池周围数百公里土地。因此,秦汉时期中原王朝对云贵高原的开发,主要是指对夜郎国及滇国的开发。

  其实,早在中原王朝开发云贵高原之前,战国七雄之一的楚国,就已将势力深入古夜郎国及滇国,其中以公元前3世纪楚将庄蹻入滇这一历史事件影响最大。

  庄蹻入滇前,夜郎国及滇国人祖祖辈辈在云贵高原上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特别是夜郎地区的居民,由于喀斯特山地上高山深堑的阻隔,他们很少受到外界惊扰。

  构成夜郎国及滇国主体民族的夷、濮、越三大族系及稍后进入夜郎境内的苗瑶族系,在封闭式的生活圈子里繁衍了一代又一代人。他们很少有人想到过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更不要说设法获取山外更为丰富的资源了。“夜郎自大”的成语虽是历史的误会,却也表明了夜郎国及滇国人囿于地理环境的影响,信息极为闭塞的事实。如司马迁所说:“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夜郎国及滇国人一方面在内部争斗中消耗着有限的资源,另一方面又处在自我满足的状态中。因此在数百年间,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十分缓慢。终于有一天,这一切都为来自楚国的庄蹻的队伍所打破。

  楚怀王二十八年(前301年),楚国受到秦国军队的大举进攻,楚将唐昧战死,楚国灭亡在即。楚将庄蹻受命西进,取道云贵,北入蜀境,包抄秦军,切断其后路,以实现夹击秦军之目的。

  庄蹻占领且兰(今贵州福泉)、夜郎后,并未停留,而是继续往西攻下滇国,占领了大片土地。适逢秦国出兵攻陷巴(今重庆市及四川省东部一带)及黔中一带,庄蹻回楚的路已断绝,不得不留下来。庄蹻入乡随俗,他不仅当上了滇国国王,也统治了包括夜郎、且兰在内的西南各方国。

  庄蹻入滇,拉开了外来强势文化开发云贵高原的序幕,西南地区的封闭状态被打破,云贵高原各民族同中原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联系由此深入。《史记·西南夷列传》中的“索隐述赞”曰:“西南外徼,庄蹻首通。”庄蹻的开拓之功,不可磨灭。

  向西南地区移民实边的实践

  其实,早在庄蹻入滇前,楚国人就已进入云贵高原。自春秋时起,楚国国力强盛,在楚庄王时代,即已拓地三千里;至楚威王时,沿乌江流域,占有巴和黔中,鼈邑(今贵州遵义)即为楚国人所建。楚国在沅水流域占有整个武陵山区,包括今贵州东部沅水支流麻阳江边的铜仁、江口、印江,舞水流域的岑巩、镇远,以及与黔东相邻的溆浦、黔阳、保靖等地。

  楚国人进入以夜郎国及滇国为代表的云贵高原地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里多金矿。如《韩非子》所说:“荆南之地,丽水之中生金。人多窃采金。采金之禁,得而辄辜磔于巿,甚众,壅离其水也,而人窃金不止。”丽水即金沙江。此外,如沅水上游的清水江流域、牂牁江流域等地均盛产黄金。

  楚国人大量开采云贵高原的黄金,使得占有荆楚一带并不产金的楚国成了春秋时代最早盛产金币的国家。夜郎国及滇国当时既是丽水黄金东运楚国的必经之路,又是盛产黄金之地,因此,据有夜郎至滇的通道变得十分重要。著名史学家徐中舒先生在讨论庄蹻入滇事件时认为,此举是为了楚国对其西部黄金开采及东运的垄断,这一观点不无道理。

  考古学者在清水江流域发现了不少春秋晚期的楚墓及剑、矛、钺、戈、铲等楚文化遗物。至于云南一带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如戈、矛、弩机、镞、斧、锄、凿、锛等,更与楚地出土文物的型制大体相同或相似,明显地带有楚文化的印记。当时楚国的移民多取道古零陵(今湖南永州)、苍梧(今广西境内),或自且兰境内南下,直达今广西右江上游,至句町国所在的西林、滇东南文山一带定居。楚国人甚至向夜郎国纵深推进,进入且兰管辖的福泉、都匀、龙里及黔西地区。据清人李宗昉《黔记》记载,清代在这一带居住的“宋家”、“蔡家”,都来自中原。相传春秋时,楚国吞并宋国、蔡国后,曾将两国居民流放到这里。

  楚国为了巩固和开发新占领区,除了将被俘者向西南地区移民外,还让一部分贵族统率大量濮人移民实边。这些移民把楚文化,包括楚所接受的中原文化,带到了夜郎、滇等云贵高原地区,推动了西南各地经济及文化的发展。庄蹻入滇,只不过是其中一次较大规模的移民。然而,作为中国长江以南最强势文化的代表,是楚人及楚将庄蹻,拉开了开发云贵高原的序幕。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