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正确认识民族和民族识别

当前民族理论研究领域若干问题的哲学分析之三

什木逊·马守途

2010年08月13日10:4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指导中国民族问题研究,首先要把认识作为客观实体的民族、把握现实存在的问题,作为研究和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出发点,确立解决中国民族问题在原则立场和政策导向上的价值取向。“民族”与“族群”的概念辩论,以及围绕民族问题是否“去‘政治化’”的论争,核心的落脚点在于如何看待民族和民族识别。

  对民族的看法直接影响到对民族识别的评判。有观点认为,民族不是一个客观存在,而是国家力量支配的产物,是政策“制造”出来的。既然民族不是客观的,那就会推导出这样的结论:“民族是具有相同主观(文化)认同的人们的共同体”,“民族是人们主观认同的产物”。可是,民族发展的历史是不能割断的,本末是不能倒置的。今天的民族现象不能代替民族现象的历史,成型的民族不能代替民族的形成,已成型民族的特征不能解释为形成民族的原因。用“符号系统理论”的解释,以及“民族是人们主观认同的产物”的提法,来反对“民族是一个客观存在”,已经不是什么新观点了。这是“意识第一性”与“物质第一性”的哲学分歧在对待民族态度上的集中反映。其实,“民族是人们主观认同的产物”的观点,恰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共同体的个体会具有相同(共同)的主观认同呢?

  还有观点认为,在中国,民族识别是在实践上将民族“政治化”的最初一步,因为原本“混沌”的状态和“模糊”的边缘,一下子被政党权力和国家力量“有序化”和“清晰化”了,“最有利”的例子和“最有力”的证据是对包括回族、东乡族、保安族和撒拉族在内的穆斯林的调查。调查内容大致是说,这些民族的个体在民族识别前都认为自己是“回回”或者“回民”,不叫什么族。通过民族识别以后,才成为今天的回族、东乡族、保安族或撒拉族。由此,原来具有相同或相似文化的一个大的群(整)体,在民族识别后就被划分为若干个不同的群体,这些新的群体(民族)的边界也被清晰化和固定化。这实际上是以民族个体意识上的“未觉”,来否定民族整体事实上的“自在”。

  党和国家在新中国成立后进行民族识别,有其现实的必要性和工作的策略性。从中华各民族和中国革命的关系来看,实现中华各民族的自觉和追求民族平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族民主革命的应有之义,也是中国革命过程使然。新中国成立后的民族识别,是在各民族事实上已实现政治平等,并在意识自觉或逐步走向自觉的现实下的必然步骤。从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来说,维持“混沌”和“模糊”状态绝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或策略,作为和旧时代彻底决裂的政党,当然也要与剥削阶级的“愚民”思想彻底决裂。从逻辑上讲,民族这个共同体也不是政策的产物。就我国而言,民族作为一个历史上形成的客观存在将长期存在,识别也罢,不识别也罢,它都是客观存在的。

  我国的民族识别,在承认民族是一个客观存在这个客观事实的同时,体现了我们党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在民族平等原则上的彻底性和革命性。它是对历代封建王朝和专制体制下,民族问题的根本主题(即民族压迫与民族歧视,但这个主题并不否定我国历史上各民族之间友好交往是民族关系的主流)的彻底否定与改变。“各民族不分人口多少、历史长短、发展程度高低,一律平等”,就是对这一平等原则最好的政治诠释。进行民族识别,是我国自秦汉以来就是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国情,与我们党秉承民族平等原则(解决这一时期民族问题的主题即实现各民族平等)相互作用的结果。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