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一份有特色的答卷”——《壮族布洛陀信仰研究》序

牟钟鉴

2010年06月22日09:38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新世纪以来,广西田阳县出现了一种新的文化事象,引起了学界和社会的关注,那就是布洛陀信仰的恢复和重建。先是民间自发地举行祭祀与相关文化活动,接着是壮族民族学学者的参与和研究,再扩大到当地政府和商界的介入与推动,后来又拓展为我国民俗学、宗教学、社会学等多学科学者共同关心和探讨的课题。经过媒体的大力报道,布洛陀文化已经名闻全国,并且吸引了国外学者的目光。一种古老的民族民间信仰文化,在沉寂了数十年之后,开始了它的苏醒和重生,而且发展势头甚盛且健,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布洛陀信仰的重建,有着怎样的历史渊源?有着何种外部的有利条件和内在的生命需求?重建的真实过程和特点是什么?重建的内涵和意义又何在?重建遇到了哪些问题?发展前景如何?这是文化研究者应当考察和回答的问题。从民族宗教学的角度来说,研究现实中鲜活而典型的民族宗教问题,正是它的重要职责。在壮族资深学者张声震先生、梁庭望先生的关照和安排下,笔者有幸参加了《壮学丛书》重点项目成果首发式,得到了《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壮泰民族传统文化比较研究》、《布洛陀寻踪》等书籍,并于2005年4月赴广西参加了第4届壮学学术国际研讨会,在田阳敢壮山亲身体验了布洛陀祭祀文化的盛大气象。笔者写过一篇《从宗教学看壮族布洛陀信仰》的论文,试图做一些理论的分析,但没有时间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时国轻当时正好在笔者身边攻读博士学位,笔者建议他以布洛陀研究为博士论文题目,他愉快地接受下来,并以青年人的朝气和开拓者的勇气投身到田野调查、文献考证和理论探索之中。在广西壮学研究会诸多学者的悉心关照下,在中央民族大学梁庭望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罗汉田研究员的直接指导和带领下,他三下田阳县,四上敢壮山,不怕吃苦受累,进行实地调研,访问相关人士,收集各种信息,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并经过整理、加工、提炼和虚心求教、反复修改,终于完成论文《广西壮族民族民间信仰的恢复和重建——以田阳县布洛陀信仰研究为例》。这篇论文获得了专家的好评和中央民族大学2006年优秀博士论文奖,这使笔者感到宽慰。时国轻博士在论文基础上修改补充,遂形成一部可以问世的学术专著,笔者认为,它可以成为时国轻博士正式进入宗教学研究领域的代表作品,也为人们关心的布洛陀信仰重建的研究课题交出一份有特色的答卷。

  这部书的特色之一,是它对广西田阳布洛陀信仰重建全过程的较为完整地追踪和深入地调查,作者本着科学求实的精神,对每一个发展阶段上的关键人物、事件、活动都作了真实的描述,保存了一系列重要文献资料,给后来的研究者留下一份可靠而又比较全面的历史纪录。特色之二,是它较为客观的研究立场,作者既能与当地学者、民众在观点上、情感上进行交流沟通,又能从外部世界看田阳,把布洛陀文化放到整个中国社会改革开放和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大背景中加以考察,具有较为开阔的视野。特色之三,是作者努力用宗教学的理论和方法,揭示事象的本质,同时参照了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历史学的理念与方法,对布洛陀信仰加以综合研究,概括出一系列创新性观点,给人以多方面的启示。田阳布洛陀信仰的重建是一个重要的个案,它可以使我们透过田阳得到许多具有普遍性的文化信息。在今天的中国,许多民族、一些地区,不也正在发生相类似而又各具特点的传统复兴、信仰重建的新现象、新事物吗?如何研究它、评价它、对待它,是中国主流社会面临的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对于民间信仰文化的问题,我们必须有新的眼光、新的理念、新的政策,才能创造性地加以应对,使之符合科学发展观,体现以人为本,有益于社会和谐与民族团结,这就需要认真开展调查研究,倾听民众的心声,总结地方的经验,积极加以引导。

  时国轻博士对田阳布洛陀信仰的调查研究,毕竟有时间上的限制和距离上的不便,而布洛陀文化仍在发展演变中,所以需要继续跟踪考察。时国轻博士已经与广西学者和田阳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他表示今后只要有机会便会去广西田阳调研参访。笔者相信,长期定点的田野调查,能使人感受到文化连续中的变迁,因而也会在学术上有更多的收获。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985”工程“当代重大民族宗教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