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科学利用碳汇势能 实现西藏跨越发展

王天津

2010年05月14日14:38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推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需要紧密结合西藏实际,深刻观察和思考世界发展大势。要在“十二五”时期或者更长远的2020年间,把雄伟辽阔的青藏高原建设得更加美丽富饶、安定祥和,就必须转变发展观念,创新发展模式。创建区域碳汇功能区是个新事物,有助于西藏跨越式发展目标的实现。

  科学利用全球唯一性碳汇势能势在必行

  减少人为的以二氧化碳为主的温室气体排放、遏制或者减缓地球气候变暖趋势,发展低碳经济,是当前全世界人们的关注焦点。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规定,产生大量温室气体排放的活动、制度和区域是一个“碳源”,能够大量将温室气体从大气中移除的活动、制度和区域是一个“碳汇”,非理性的人口经济行为破坏碳汇的做法是“碳失汇”。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面积250万平方公里,被誉为“地球第三极”,具有“江河源”与“生态源”的独特环境功能。这里拥有广阔的草原和连绵的森林,森林、草原在光合作用之下可以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其生态服务价值巨大。依据中国科学院“十五”时期实施的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青藏高原形成演化及其环境、资源效应”资料,青藏高原生态系统每年创造的服务价值为9363.9亿元,占全国生态系统每年服务价值的16.7%,占全球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0.61%。青藏高原构成了中国境内最大的碳汇之地,是支撑中国内地和东亚环境系统的重要基地。

  青藏高原位于北半球中纬度区域,这是一个大气交换活动剧烈的地带,因此,从全球植被和大气界面间的二氧化碳交换比例来看,青藏高原表面的碳氧动态变化的效益和作用均十分显著。

  青藏高原的主体部分属于西藏自治区管辖地域,因此,西藏不仅是中国碳汇势能最大的省区地域,也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碳汇区域。充分开发和利用西藏自治区内草原、森林显示出的典型的区域性碳汇势能,意义重大。

  经过民主改革5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不懈努力,西藏自治区经济社会建设取得显著成绩,尤其是近些年来发展的速度很快。但由于目前的经济增长是从很低的水平起步的,所以西藏与东部省市相比,在发展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农牧民增收幅度相对较低,生态环境受到不科学生产方式的破坏等。由于历史、地理、市场发育等方面因素的制约,目前西藏一些地方的农牧区群众生产、交换和增收的途径较为单一,尤其是在地域面积最为广阔的牧区,在天然草场上放牧牛羊是牧民依据自然条件采取的主要生产方式,牧民出售畜牧产品的渠道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传统交换市场。在这种机制下,决定牧民生产增收的是牲畜的数目,牛羊头数越多,牧民获得的交换价值越大。可是这样一来,天然草场上的畜群规模就会越来越大,导致超载畜牧,造成草地退化、沙化。产品单一-超载畜牧-草地退化-增收滞后-产品依然单一-再超载畜牧-草地再退化-增收再滞后,这条道路越走越窄,近似一个恶性循环。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以来,二氧化碳成为一种可在世界范围内交易的商品,即生产者通过各种投入的方式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并且将这些减少量在市场上成功出售,就可以获得交换价值。世界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二氧化碳减排交易量或称碳交易量市场潜力很大,其流通量会达到年50亿吨。在2008年到2012年期间,市场交易规模平均可达600亿美元。英国伦敦国际金融服务局于2010年4月发布的《碳市场与排放交易》报告指出,2007年全球碳交易量29.83亿吨,比2006年上升70%,其中2/3是配额交易,1/3是项目交易。欧盟碳交易市场目前是国际同类市场中的主体,2005年的碳交易额是79亿美元,2006年上升为244亿美元。尽管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碳交易市场低迷,但是自2009年12月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和2010年初美国等国家初现经济复苏之后,国际碳交易也出现了活跃状态。美国芝加哥环境交易所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碳交易机构,美国奥巴马政府更是倾力发展包括碳交易在内的低碳经济。英国、德国等国也都在加紧建设碳交易市场,争夺世界碳交易的主导权。中国的北京、天津、上海等城市近几年相续成立了环境交易所等碳市场,积极开展碳交易,卓有成效的中国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建设就是实例。

  对比之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西藏自治区占有“地球第三极”的地位,也具有草原、森林的优势,因而西藏形成的碳氧转化势能可以影响欧亚大陆,这些形成了全球唯一性的碳汇势能。可是由于传统经济体制的约束,西藏牧区仍然以发展畜牧业为主,没有加入国际或者国内的碳交易市场,这无疑属于重大的经济体制缺陷。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指出,要更加注重改善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更加注重建立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机制,更加注重扩大同内地的交流合作,使西藏成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重要的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这一方针清晰地标明了西藏未来发展的一个历史新起点,为解决农牧民增收难题提供了一个新思路。为此,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碳汇势能为产品,设计西藏跨越式发展的一种新结构。这种新方略不是虚幻的构想,因为国际国内均有可以借鉴的经验。

  创建区域碳汇功能区,为全人类作贡献

  依据联合国有关文件的定义,碳汇不仅是指绿色植被在光合作用下吸收二氧化碳和释放氧气,而且是指一种经济形态、社会制度,因为正是由于人为的不科学的大量排放以二氧化碳为主的温室气体,才使当今地球大气层中二氧化碳超自然状态增多,导致温室效应增强、地球升温、北极冰雪融化等,由此造成干旱、酷热、飓风、暴雨等极端天气频繁发生,整个人类生存受到威胁。减少碳源,除了依靠自然循环之外,还必须大量采用人工方式。

  充分利用西藏自治区的优势,在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指引下,通过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抓住国际国内碳交易市场出现的机遇,创建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是一个可以使西藏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战略。

  创建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有利于无形生态劳动产品进入市场,有利于推动国土生态安全屏障建设,并能为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作贡献。

  在传统市场体制下,西藏草地畜牧业的产品只是牛羊,它们是有形经济劳动产品。藏族传统文化使得牧民世代崇尚草原、保护草原,而在国际国内碳交易市场上,西藏辽阔的草原就是一个巨大的碳汇,两类要素合为一体,青藏高原就能成为无形生态劳动产品。如果借鉴国际国内碳交易市场法则,建立西藏碳交易体制,并且与自治区外的碳交易市场接轨,那么无形生态劳动产品就能参与交易并且获利,农牧民就能获得有别于传统牛羊产品售卖的收益,一个增收的渠道由此开拓了。

  当前,西藏正在实施《西藏高原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跨度为2006年到2030年,工程量大,时间紧迫。农牧民保护草原和畜牧牛羊都投入了劳动,这些抽象劳动的价值是等值的,区别在于劳动投入量的多少。如果无形生态劳动产品、有形经济劳动产品都能进入市场交换,使等量劳动获得等值收益,那么超载畜牧就失去了内在的重要的经济推动力。建立符合西藏实际的碳交易市场,就是推动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建设。

  地球升温带来的危害已经让全世界都遭受了磨难,许多科学研究指出,这类自然灾难将会继续出现,人类文明处于生死存亡之际。青藏高原“生态源”和“江河源”的地位在全球独一无二,因而,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建设不仅能推进本地农牧民增收,而且能惠及人类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整体工作。

  从具体情况出发,统筹规划进行建设

  建立区域碳汇功能区,实现跨越式发展目标,是一项重要的综合性工程,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充分利用西藏拥有的资源环境优势,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探索前进。

  首先,分层次设立区域碳汇功能区框架。创建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要以《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为行动标准,以国家发展低碳经济为依托,统筹规划进行建设。要从西藏具体情况出发,制定出切合实际的总体规划,分层次建立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框架。要按照“政府引导、多方参与”的原则实施,先易后难,讲究成效。要继续发展已经推进的禁牧育草、退耕还林和生态农业,有力支持地热能、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生产。最关键的是使这些行业按照碳汇理念协调发展,重新组合为一个新型碳汇产业体系。要应用西藏的区域碳汇优势,搭建一个国内的碳交易市场平台,研究跨越省区的碳汇和碳源间的补偿性交易,吸引中国东部工业区煤消耗多、碳排放量大的公司和省区购买西藏的碳排放权。国内外进行的碳排放许可权买卖属于碳信用交易,可以再向前延伸到股票市场。西藏可以采用借壳上市的方式,建立体现草原、森林碳汇优势的碳基金、碳股票,由此开辟区域经济发展的新途径。

  其次,以农牧民增收推动碳汇功能区建设。草原、森林是陆地上最大的生态环境系统,也是构建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和高原生态安全屏障的物质主体。西藏农牧区是人工植树造林种草工程的实施场所,农牧民是从事工程建设的主力军。高度关注和大力保障农牧民的根本利益,是完成西藏区域碳汇功能区建设的首要条件。要继续实施乡村安居工程,帮助农牧民建设新家园,为乡村修建饮水设施,送医送药。还要继续支持和完善牧区草原承包制,帮助牧民进行网围栏草原建设。农牧民富裕了,生产积极性就会提高,就会以更大的力量增强西藏碳汇势能,保护自己美丽的高原家乡。

  第三,摸清碳汇资源分布状况和潜力。碳汇资源与传统意义上的自然资源有所不同,碳交易和牛羊售卖也不同,需要学习、实验和创新。建立西藏环境交易所及研究机构,是十分必要的。这个机构要组织人员学习和研究国内已经运作的清洁发展机制(CDM)等碳交易活动,吸取和创新海外的碳交易理论,探索建立西藏碳交易市场的途径。还应组织西藏自治区农牧厅、林业厅、自然保护区和高等院校等单位的人员,以课题研究、专项调查和联合攻关等形式,检测、收集和研究西藏草原、森林绿色植被吸收二氧化碳和释放氧气等情况。用碳汇理念重新审视草原、湿地、人工林、水电站、地热电站等众多事物,按照CDM等交易标准予以评价,同时建立碳汇数据库。

  第四,设计碳交易结构。依据预测,西藏丰富的资源在“十二五”时期将吸引3000亿到5000亿元国内外各类投资。投资方会吸取以往的经验教训,更加注重投资效益。碳汇项目符合潮流,需要尽快设计碳交易结构,吸引这些投资者购买。需应用国际和国内已有的碳排放权交易、联合履行机制等手段,设计和培育囊括牧区、林区、水电站、地热电站和太阳能电站等的碳汇产品,同时创新碳交易方式。

  第五,建立碳交易市场。可以先选择几个县,进行区域碳汇功能区试点建设。在牧区以草地禁牧恢复所产生的碳汇能量为产品,在林区测绘和确定森林碳汇量,设立产量和质量标准,建立碳交易一级市场。由政府和企业共同出资建立碳基金会,购买碳汇产品,实现牧区和林区的农牧民增收,随后将碳汇产品在环境交易所挂牌出售,参与国际碳排放交易。

  最后,发掘藏族传统文化中保护环境的内容。藏族人民自历史上传承下来的一些亲近自然的生产生活方式,传统文化中一些保护树木、草原与湖泊的习俗,这些都起着强化碳汇、消减碳源的作用。要充分尊重藏族传统文化中崇尚自然的理念。通过发掘藏族传统节日、生活中保护环境的示范性事物,正确地引导人们敬畏自然、尊重自然、保护自然,遵循客观规律行事。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